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36、37、38、39

141.

屠苏攥着火折子定定地站着,方兰生扑上去想一把抢过来看看,谁知那火折连同上面刻着的名字都仿佛是长在了屠苏手心里,他几次使力竟都没抽出分毫来。

于是兰生只好开口问:“木头脸,这是什么?”

屠苏没理他,自顾自地蹲下身循着火折子滚来的方向一点点地摸索过去,神情间很是专注。

众人不明所以,站在周围看着他用手捻了捻地上的一堆石屑,忽然起身在面前的石壁上用力推了两下。

“这后面,应该有条暗道。”

方兰生凑上来,退后两步朝着石壁上一撞,被貌似有点软的墙给弹了回来。

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听了听,转脸难得严肃地道:“你确定?”

屠苏也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方兰生犹豫了两秒,从小挎包内掏出一颗不知道什么东西,抡圆了胳膊就往墙上一掷。

“嘭——!”

苏雪兰铃以整齐划一堪比广播体操比赛的姿势被震倒在地,欧阳少恭顺着气浪退开两步,用袖子掩住扑面而来的碎石,定睛看了看地上墙边的痕迹,心中恼火。

万万没想到,自己时时刻刻防火防盗防小兰。

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偷了霹雳弹。

 

142.

霹雳弹的威力非同小可,不仅炸开了暗道的门,把地面震了三震,估计现在连头顶上的屋子也是塌得差不多了。

欧阳少恭仰天长叹,屠苏木然,风晴雪一脸无奈,襄铃继续神游。

方兰生跟在队伍后面再没敢说话。

 

143.

其实方兰生常拍着胸脯自豪地说,自己就是冥冥之中会救众人于水火之中的那种“幸运星”,还曾经为了这个称号和晴雪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晴雪在厨艺比拼这一关上败下了阵来,才让他有了这么一个跟队刷副本的绝佳理由。

虽然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比厨艺这种和“幸运星”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

一众人在地道里缓缓地走着,四周不窄也不宽,脚下不平也不崎岖。

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方兰生一边跟在队伍后面一边默默地想。

也对,本少爷是“幸运星”嘛,有我在,肯定能很快找到的。

兰生这么想着,忽然又高兴起来,抬脚就准备追上前面那群在黑暗中并不怎清晰的人影。

前面一块地板,百里少侠踩了过去,晴雪和襄铃踩了过去,欧阳大夫也踩了过去,没什么异样。

方兰生也兴冲冲地一脚踩上去。

脚下一陷。

地面忽然就空了。

 

144.

拯救师兄小分队就这么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

这里不是陵越当时掉下去的地方,而是离那个地方很远很远的隔壁。

当然,他们也没有落在同一个隔壁。

屠苏拔出焚寂,晴雪握紧新月镰。

欧阳少恭掸掸身上的灰。

方兰生和襄铃趴在地上面面相觑。

 

145.

暗道里一片漆黑,火折子也已灭了。

屠苏道:“晴雪。”

“嗯?怎么了苏苏?”

“听。”

晴雪自然而然地接了一句:“海哭的声音?”

屠苏无语。

屠苏道:“不是,你再听。”

晴雪认真地想了想,说:“喋喋?”

屠苏黑线。

屠苏道:“我好像听见有风的声音,就是那天我们在这座宅子门外的时候的那种声音。”

晴雪负着手微微弯腰侧身,仔仔细细地听了一会,微蹙着眉转头看他。

“好像,是魂魄的声音。”

 

146.

屠苏感觉似乎哪里揪紧了一下,一口气闷在胸膛里迟迟呼不出来。

他看看晴雪,握着焚寂剑抿唇走开两步。

——晴雪的灵蝶到过很多地方,比如幽都冥河,比如琴川郊外,比如昆仑云海之下,比如天墉剑阁之上。

再比如这暗道里。

灵蝶扑闪着翅膀,飞过暗道尽头,拐一个弯,又进了一间密室。

之所以是密室,是因为门上有锁;之所以能进去,是因为百里少侠再一次抬脚踹开了门。

这里并没有什么积灰,只有几具叠堆在一起的尸体。

屠苏缓缓吐出憋了许久的一大口气,却在下一秒继续屏住。

晴雪道:“这……这不是琴川失踪的那户人家吗?”

屠苏在他们的衣料上捻了捻,又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是被人下了药。刚刚那些荒魂,应该是他们的。”

少侠稍稍回头,乌黑的长发就在他腰间轻轻一扫:“晴雪,他们还有救吗?”

风晴雪摇头。

屠苏皱眉,刚刚踹门的一瞬间,他仿佛又有种回到了翻云寨的错觉。

僵尸,尸体。

难道……

有人拿活人试药?

 

147.

“青玉坛?”晴雪道,“就是少恭说的那个青玉坛?”

屠苏望着别处,点点头。

“苏苏,”晴雪好奇什么,就问什么,“你想起什么了?”

“我只是怀疑,不能确定。”

晴雪问道:“还有呢?”

“……”少侠沉默了一下,轻声道,“我在想,灵蝶能不能找到师兄。”

——“若是师兄在这里,就好了。”

 

148.

百里屠苏从没有怕过什么,他认为对的事,也很少有不敢做、做不到的时候。

他本是十七岁,风姿飒沓,寒玉冷目,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少年。他不是韩云溪,更不是谁的半身。

他是百里屠苏,唯一的百里屠苏。就像这世间,再找不出第二个陵越一样。

只是有那么一种感情,是无论自己一个人能把险境化解得多好,也总希望在这样的黑暗里,在这万里山河中,

一念,一息。眉间,心上。

能有你执剑并肩,方是无憾。

 

149.

鬼面具,黑袭衣。

知谁来,遇谁去。

榣山悭臾,太子长琴。

魂魄分离,相见无期。

 

150.

掉下去的时间不长,小狐狸的脑袋里却闪过了不少事情。

耳边风声呼呼,襄铃心里也跟着嘀咕。

呆瓜说的那个剑仙怎么会在这里?这穷乡僻壤的他来这儿干嘛?

那只猫呢?不会真碰上剑仙被收走了吧?

惨了惨了。

万一自己也遇上了,黑灯瞎火的跑都没地方跑。

诶。

不过。

呆瓜是剑仙的弟弟,要是呆瓜说话,自己也不至于太惨吧?

但是这事儿呆瓜好像还不知道。

而且她知道呆瓜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剑仙知不知道。

跌到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脑子里一团乱麻的小狐狸没能意识到一件更严重的事情。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相认还是遥遥无时。

 

151.

方兰生爬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拿袖子擦了擦。

“这是?”

“烛龙之鳞啊,”兰生一脸邀功状,“我跟少恭说要帮你找你爹娘,少恭一句话都没说就借给我了。”

“那你把它拿出来干嘛啊?”

“找找我……找找陵越大师兄在哪啊。”

“……”襄铃叹气,“烛龙之鳞只能看到过去好吗。”

说完她有点心虚,又假装四处望风景地补了一句:“呆瓜,你还是先找找屠苏哥哥他们在哪儿吧。”

 

152.

这一厢,屠苏哥哥正与迷宫斗争中。

第一只灵蝶被跟丢了。

第二只灵蝶七拐八绕地飞了许久,最后带着苏雪二人回到了原地。

第三只灵蝶撞在了墙上。

“这里应该有什么抑制灵力的力量……”

屠苏还没说完,就看见晴雪扔下新月镰,放出了一只巨大型灵蝶。

灵蝶翅膀闪烁,灵力四溢。

晴雪心想这次肯定没问题,却看见屠苏沉思状望着前方。

她顺着那束目光看去,只见灵蝶张开巨大的翅膀,振翅欲飞。

然后。

被生生地卡在墙上。

 

153.

在琴川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再一次传来了巨响。

这一下,老屋内的房子全部倒塌,灵蝶粉碎,迷宫中开出一大块空地。

硝烟是一面墙。

苏雪和兰铃站在墙的两面愣神。

“呃,对不起啊,这霹雳弹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我也不是故意的……”兰生越说声音越小。

“扫把星,粘人精。”晴雪作出评价。

……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风晴雪】已兵不血刃地夺走了玩家【方兰生】幸运星的称号。

 

154.

长廊尽头,光影寥落。

勉强忍下体内不绝如缕如割如绞的痛楚,陵越扶着墙缓缓起身,手中多出一张卷轴。

“他来了。”

 

155.

硝烟褪尽。

屠苏抬头,看见空地的另一端,多出一个人。

一个素手抚琴的人。

鬼面人。

屠苏顿生警觉,焚寂在手,沉声问道:“师兄在哪?”

方兰生本来也想问这句话,只好临时改了口:“少恭在哪?”

晴雪和襄铃没话说了,一齐望向远处那个鬼面人。

他的指尖,在琴弦上微微一拢。

镇魂曲。

 

156.

除了陵越,没人听过这首曲子。

屠苏身形晃了一晃,厉声道:“师兄和少恭在哪里?”

这回雪兰铃三人都没话说了。

那人道:“你师兄,在笼子里。”

那句话被琴声冲刷过,只听得清模糊的字音,却听不清声线。

屠苏攥紧手中的凶剑:“笼子?”

那人道:“这铁笼子是百炼精钢铸成的,净重一千九百八十斤,就算有汇集天下凶煞之气的焚寂,也未必能削得断。”

琴声如潮水般层层涌来,已使人心神迷乱,有摇摇欲坠之感。

屠苏勉强道:“你想怎样?”

那人不再说话了,垂首抚琴。

面具后的眸子里,透出淡薄的杀意。


--------------------------------------------------------

在学校里写的手稿然后回来一补剧就发现差不多是白写了……

过渡章,我真的有努力给师兄塞戏份你们信我!!【被揍

明天师兄英雄救美,大概【雾

其实一开始是想把这件事情作为结局的,各种剧梗游戏梗衍生梗中的师兄弟亲兄弟和家长组不那么明显的斗智商(…)

不过看我现在丧病的程度,应该会加一些其他地图的小段子然后去蓬莱决战吧_(:з」∠)_【别信

评论(7)
热度(46)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