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61

新年快乐(*/ω\*)

……新年第一发居然是越端芙大三角【误】

原谅我被小师妹虐坏了脑子……_(:з」∠)_下一发再回归剧情【你


-------------------------------------------------------------------

241.

二师兄哆哆嗦嗦地从寒冰室里爬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土和冰碴子,瞬间又恢复了往日潇洒的生活做派。

吃饭,睡觉,传小八卦,闹失踪摘山楂。

芙蕖再一次望着又偷溜下山的陵端叹了口气。这段时日天墉众弟子可以用民不聊生来形容,掌教案几上的事务也早已堆成了山无人可处理,也不知道这二师兄是哪来的时间到处游荡闲逛的。

真...

4 13

无题60

237.

次日。

欧阳少恭悠闲地靠在椅背上,表面却带着些不解的神情望着面前有些气息不稳的人。

“少恭,你见到兰生了吗?”

——陵越要问的事,早在欧阳少恭的预料之内。

也正是这件事,让昨夜想象中的万不得已的时刻,并没有到来。

“他不是在房里吗?”

“没有,”陵越皱眉站在他桌前,“襄铃也找不到。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欧阳少恭不觉抬了抬眉梢。

然后,他看见了他因匆忙而有些散乱的黑发,也看见了那双如纳星熤的眼睛。

是焦急,心魂不定,却并未乱了分寸,顾此失彼。

“他才刚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肯定一时难以接受。”欧阳少恭放下书简,叹了口气“是我太疏忽了,我就不应该把……烛龙之鳞给他。”...

2 30

无题58、59

229.
从秦始皇陵回来,有些事情开始变得不一样。
比如欧阳少恭开始变得不定的阴晴。
再比如兰生与襄铃。
——襄铃委委屈屈地半托着腮趴在圆圆的木桌上,另一只手扒拉着面前早已黯淡的法器。
“呆瓜你就知道骗我……这里面除了红叶湖和我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方兰生自己也纳闷:“不应该呀……当年在琴川借烛龙之鳞的时候我就问过少恭了,他说这个是可以看到过去的,只是那时我法力低微还用不了,过后也就忘了告诉你了。”
襄铃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于是琴川十佳好公子方兰生赶紧安慰道:“这烛龙之鳞看不到,我们以后再想别的办法好吗?我肯定会帮你的。”
襄铃点点头。
方兰生接着道:“那什么,襄铃,你看你现在...

3 26

无题54、55、56、57

想正正经经(真的吗)地走一遍始皇陵,不然觉得遗憾,又想快点写乌蒙灵谷然后就可以决战再然后就天墉旧事……

所以基本上是在想写秦始皇陵,想写乌蒙灵谷,又想写秦始皇陵,又想写乌蒙灵谷这样的纠结中度过的ORZ

明天就要交的活儿还没干完,请天台上的病友们给我挪个位子_(:з」∠)_

--------------------------------------------------

213.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第一关内的情况。

当秦俑复活,又名起尸的时候,兰生吓得立马抱住大哥的胳膊就往他身后一缩。

原本安安静静的地下俑坑里,土石崩裂之声四起。传说中数以千万计的秦始皇手办们纷纷转过身来...

7 29

无题52、53

205.

少侠不愧是少侠,带着晴雪走完一整个榣山副本顺便揪了朵月灵花回来,另一行的众人还只到了秦始皇陵。

少侠表示你们这速度不行啊,前面在琴川磨磨蹭蹭了半天现在才像坐火箭一样赶剧情,五十集真的可以演完吗?

欧阳少恭迎风捋发说不用你管我自有安排。

晴雪对此毫不在意,握着把小刀就去打劫偷偷跟过来的兰生。

陵越跟红玉一起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戏,一边歪头笑一边在随身的小布袋里找啊找,最后找出一块饼来递给红玉,递得就跟当初追寻狼妖时把一半红薯递给芙蕖般自然。

然后屠苏问:“你们在自闲山庄找玉横碎片找了这么长的时间?”

众人回答:“没有啊,一进山庄就找到了。”

屠苏郁闷,又问:“那剩下的时间...

8 30

#论师兄的身高与兰生认亲之间的关系#之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8 57

无题之越兰番外 归去来 中

依旧一半跟着原剧一半跟着无题的胡闹向【并没有

至于这次有没有糖山…什么的……我猜它们在下章……【被揍

http://1540495451.lofter.com/post/45c08c_2669312←归去来 上

OOC慎入


十三


方家小少爷心情不好。


不想背那些三从四德的书,想修仙。不想算那些稀里糊涂的账,想去外面看更远的世界。


结果朋友不想帮我,二姐也不疼我,那谁也不爱我。


艾玛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如雪啊……


雪啊!!!...


14 46

无题49、50、51

193.

屠苏与陵越商议,鉴于他最近一直感觉到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导致耳边时不时响起就让大雨冲刷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歌声,他想要一个人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好好冷静一下。

晴雪却像是反应过来,猛然起身。

“你……你还是要去做那件事情?”

陵越却不知是何事,待要问时,自然而然地看见苏雪二人的欲言又止。

他也就把那句“什么事”给咽了回去。

其实从小到大,屠苏的事事无巨细,他即便不是亲手打理,也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然而到了山下,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就不那么一样了。

屠苏心中也忐忑,想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

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等到要解释的事情真的是事实的时候...

12 37

无题48

189.

芙蕖奉命下山除妖。

“芙蕖,北疆一带就看你了。”

“爹,我想换一个地方。”

“那琴川?”

“再换一个。”

“你自己挑吧。”

于是小师妹就高高兴兴地背上行囊下山了,第一句话是:

“大师兄!!”


190.

大师兄正在除妖。

许久不见的襄铃脚下一个不稳绊倒在地,陵越追了过去,并指运势,忽而听见芙蕖在身后喊他。

结果他还没能停下来回头看一眼,就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方兰生给拦腰抱住。陵越回头也回不了,本想继续追,谁知兰生越抱越紧,几次挣扎都没法儿移动半步。

襄铃爬起来想逃,芙蕖冲上去收妖。

襄铃却道:“你看。”


191

关爱大师兄...

11 25

无题45、46、47

还是那句话,不知道为啥总是对铁柱观里的师兄总有种别样的执念……

私心把游戏原台词又补了一些回来…虽然原剧里的原台词量已经很满足了_(:з」∠)_


175.

天墉城。

掌教真人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央,陵越与芙蕖在左侧,二师兄跪在右侧。

二师兄一想起琴川一事就忍不住义愤填膺,心道如今见到了自家师父,更是要为自己好好讨回公道。于是在心中默默梳理了一遍故事脉络,罗列了屠苏的几大罪行和陵越双标的光荣事迹,准备好了声泪俱下的情绪。

刚要开口。

掌教一甩袍袖,朝左侧道:“陵越,你毒伤未好,这教中的其他事务,就暂时先放一放,安心养伤好了。”

二师兄脸上一愣,心中一惊,猛的抬头看对面的大师兄...

15 57

【古剑奇谭】沿着越苏线倒写一下

陵越暂辞昆仑掌教一职,别了芙蕖下山来。仗霄河剑一柄,五川赈济行侠,四海随意为家。


谁知一日他告别了一对刚刚相认的幽都兄妹后出了一片桃夭灼华的山谷,不慎迷失路途,就被渔夫拐带着乘舟去了蓬莱仙岛。

此时正值岛上经历一番天灾,不过终究守得云开见月明,蓬莱公主与一个中原青年喜结连理,那青年一身大红袍穿得简直不忍直视,啊不是,正好合身。

盛筵期间,蓬莱旅人如织,陵越便在这里结识了屠苏一行。


二人一见如故,并肩抵御了青龙镇的洪水过后,相与一同游历天下。

途中,陵越和屠苏先是跟着方兰生去琴川救回了一众百姓和方家二姐,随后又扑灭了紫榕林的一场大火。


陵越斩灭了树...

16 22

#越沁兰# “你不是说什么都会答应我的吗?那每年清明的时候,你陪我下山去琴川拜祭我二姐好不好?”

3 15

无题之越兰番外 归去来 上

没啥意义,被剧里的越兰糖给墩傻了,一半跟着原剧一半跟着无题过了一道……

虽然是番外但还是可以用来衔接在正文里的_(:з」∠)_

【其实和正文压根连不上



方兰生第一次见到陵越时,陵越正试图劝说百里屠苏回天墉城。


陵越说你在这里多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屠苏说师兄,我还没有查到杀害肇临的凶手,我不想回去。

陵越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如此。


方兰生就在这个不那么合时宜的时候一把推开门跨了进来。


兰生是方家大少爷,书看了不少,愿望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修仙。


对于修...

18 75

无题44

171.

琴川之事便这样被稀里糊涂地解决了。

陵越带着屠苏,和恭雪兰三人一同回了方家住处,小狐狸却早已无影无踪,猫妖也留书告别不知去向。

“大师兄,这地宫,我想应是雷严趁我不在琴川之时派人所建,为试药之用的。”

“试药?”

“上次匆忙,没有说得清楚。”欧阳少恭敛袖走至窗边,“青玉坛坛主这几年痴迷于炼药,对玉横更是渴求至极。我虽在青玉坛待过一段时日,却也不想他竟会用活人……”

陵越在一旁拿着玉横翻来覆去地看:“这就是玉横?我倒只在师尊的藏书中见过。”

方兰生伸手就去接,却被欧阳少恭一步跨回来抢了个先,似是有意无意地掠过那人的手指,从中剥下了玉横碎片。

兰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地缩回手...

8 33

无题43

167.

苏雪兰铃被他吓得心肌梗塞。

“陵……陵越大哥,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晴雪嗫嚅了这一句后,就再也不吭声了。

苏兰铃三人皆是沉默,陵越居然也意外地没有解释什么。

迷迷糊糊中所看见的是一回事,实际上愿不愿意相信又是一回事。

沉闷的地下幽暗而寂静,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冷了场子。


168.

鬼面人心平气和面无表情。

当然,戴着面具,本来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皮埃斯,寂桐除外。

只是他早有心理准备,既然找到的只是个赝品,那么真正的陵越那时候会在哪里呢?

螳螂捕蝉,黄雀……

他不着痕迹地一笑。

但是,我的陵越大师兄,最后的黄雀是谁,还不一定呢。...


22
 
1 / 4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