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20

77.

煞气一发,便如同全身经脉俱裂,五脏六腑难以断绝的痛楚。

一剑劈歪的屠苏跌跌撞撞,扑倒在地上。

他当然不只是想起师兄失踪之事,他还想起那天晚上,不紧不慢地除衣铺床,满怀心绪却不发一言,分明是并不想逼他回天墉城。

执剑?

连最亲近之人都无法保护,甚至现在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谈何执剑?

「若你我均丢了性命,要师尊如何承受!」

…师兄啊……

屠苏十指抠地,体内剧痛已是翻腾不可息。

……你我二人皆在天墉城长大,任凭是谁有个三长两短,师尊又怎能承受?

晴雪早扑上来抱住他,可他听不到,也感受不到。

却像是看到了橘红色的烛光下,他剑眉星目却又温和含笑看着他的样子。

「晚安,屠苏。」

双目一黑,周身一陷。

感觉很久没见到过师兄了,久到闭上眼也看不见。

能让他煞气发作,也能让他归于平静的,

也只有这一人而已。

 

78.

二师兄吓得快站不起来了。

他一想起刚刚四散奔逃的师弟们就来气,屠苏都还知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呢,大师兄难道没教过你们?

然后他一想,大师兄确实教过。

不过,只教了后半句。

而且这后半句,全天墉城只有屠苏一人不知道。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79.

后来天墉一众人悄悄进入琴川找了间客栈住下压惊疗伤,二师兄天天捂着胸口上的剑伤哼哼唧唧地躺尸。

苏雪兰三人回家吃饭。

屠苏虽然发作了煞气,但并没有受伤,再加上常年修炼习剑身体也不弱,略微歇一歇便好了六七成。

一踏进方家的大门,就看见一个大叔正坐在墙角抱着酒壶发呆。

晴雪一惊,一步上前脱口道:“大哥?!”

大叔被吓了一跳,手里的酒壶差点没抱稳,又赶紧捂住什么:“什、什么?”

他抹了一把醉醺醺的眼,仔细瞅了瞅,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姑娘真是越来……嗝,越来越开放了,随便找个人……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乱认亲……”

晴雪倒愣住了。

她没想太多,只是觉得面前这人格外熟悉。

像极了哥哥。

 

80.

屠苏扒拉开还在大喊“人呢来人啊这人哪来的为啥会在我们家墙角会不会是采花贼啊”的方兰生,跟上前去查看情况,却看见大叔的酒壶下面,似乎还压着一只小小的雪团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是……是少恭带回来的,”尹千觞赶紧拿起酒壶,一开口酒气冲天,“我也就是想找个,呃,一醉方休的……”

屠苏心中一动,伸手去抱起那个蜷作一团的小雪球。

那猫半睁着眼,从他手中支撑着抬头看了一眼,忽而小小地咧了一下嘴,又一头栽下去。

没错,这就是那天喝完他一碗粥后便消失不见的猫,现在被眼前这个大叔给灌了个烂醉。

该不该说天道好轮回?

屠苏有些哭笑不得。

他把那只猫捧到眼前,轻轻拿手指拨了拨它的胡须。

然后就看见它半挣扎地在他手心里翻了个身,微弱不可闻地轻哼了两声喵,软茸茸的小脑袋就着翻身的姿势蹭了几下。

屠苏定在原地不敢动了,掌心发麻,到处都发麻。

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不好了。


评论(23)
热度(48)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