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60

237.

次日。

欧阳少恭悠闲地靠在椅背上,表面却带着些不解的神情望着面前有些气息不稳的人。

“少恭,你见到兰生了吗?”

——陵越要问的事,早在欧阳少恭的预料之内。

也正是这件事,让昨夜想象中的万不得已的时刻,并没有到来。

“他不是在房里吗?”

“没有,”陵越皱眉站在他桌前,“襄铃也找不到。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欧阳少恭不觉抬了抬眉梢。

然后,他看见了他因匆忙而有些散乱的黑发,也看见了那双如纳星熤的眼睛。

是焦急,心魂不定,却并未乱了分寸,顾此失彼。

“他才刚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肯定一时难以接受。”欧阳少恭放下书简,叹了口气“是我太疏忽了,我就不应该把……烛龙之鳞给他。”...

2 32

无题58、59

229.
从秦始皇陵回来,有些事情开始变得不一样。
比如欧阳少恭开始变得不定的阴晴。
再比如兰生与襄铃。
——襄铃委委屈屈地半托着腮趴在圆圆的木桌上,另一只手扒拉着面前早已黯淡的法器。
“呆瓜你就知道骗我……这里面除了红叶湖和我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方兰生自己也纳闷:“不应该呀……当年在琴川借烛龙之鳞的时候我就问过少恭了,他说这个是可以看到过去的,只是那时我法力低微还用不了,过后也就忘了告诉你了。”
襄铃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于是琴川十佳好公子方兰生赶紧安慰道:“这烛龙之鳞看不到,我们以后再想别的办法好吗?我肯定会帮你的。”
襄铃点点头。
方兰生接着道:“那什么,襄铃,你看你现在...

3 26

无题54、55、56、57

想正正经经(真的吗)地走一遍始皇陵,不然觉得遗憾,又想快点写乌蒙灵谷然后就可以决战再然后就天墉旧事……

所以基本上是在想写秦始皇陵,想写乌蒙灵谷,又想写秦始皇陵,又想写乌蒙灵谷这样的纠结中度过的ORZ

明天就要交的活儿还没干完,请天台上的病友们给我挪个位子_(:з」∠)_

--------------------------------------------------

213.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第一关内的情况。

当秦俑复活,又名起尸的时候,兰生吓得立马抱住大哥的胳膊就往他身后一缩。

原本安安静静的地下俑坑里,土石崩裂之声四起。传说中数以千万计的秦始皇手办们纷纷转过身来...

7 29

无题52、53

205.

少侠不愧是少侠,带着晴雪走完一整个榣山副本顺便揪了朵月灵花回来,另一行的众人还只到了秦始皇陵。

少侠表示你们这速度不行啊,前面在琴川磨磨蹭蹭了半天现在才像坐火箭一样赶剧情,五十集真的可以演完吗?

欧阳少恭迎风捋发说不用你管我自有安排。

晴雪对此毫不在意,握着把小刀就去打劫偷偷跟过来的兰生。

陵越跟红玉一起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戏,一边歪头笑一边在随身的小布袋里找啊找,最后找出一块饼来递给红玉,递得就跟当初追寻狼妖时把一半红薯递给芙蕖般自然。

然后屠苏问:“你们在自闲山庄找玉横碎片找了这么长的时间?”

众人回答:“没有啊,一进山庄就找到了。”

屠苏郁闷,又问:“那剩下的时间...

8 30

无题44

171.

琴川之事便这样被稀里糊涂地解决了。

陵越带着屠苏,和恭雪兰三人一同回了方家住处,小狐狸却早已无影无踪,猫妖也留书告别不知去向。

“大师兄,这地宫,我想应是雷严趁我不在琴川之时派人所建,为试药之用的。”

“试药?”

“上次匆忙,没有说得清楚。”欧阳少恭敛袖走至窗边,“青玉坛坛主这几年痴迷于炼药,对玉横更是渴求至极。我虽在青玉坛待过一段时日,却也不想他竟会用活人……”

陵越在一旁拿着玉横翻来覆去地看:“这就是玉横?我倒只在师尊的藏书中见过。”

方兰生伸手就去接,却被欧阳少恭一步跨回来抢了个先,似是有意无意地掠过那人的手指,从中剥下了玉横碎片。

兰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地缩回手...

8 33

无题43

167.

苏雪兰铃被他吓得心肌梗塞。

“陵……陵越大哥,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晴雪嗫嚅了这一句后,就再也不吭声了。

苏兰铃三人皆是沉默,陵越居然也意外地没有解释什么。

迷迷糊糊中所看见的是一回事,实际上愿不愿意相信又是一回事。

沉闷的地下幽暗而寂静,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冷了场子。


168.

鬼面人心平气和面无表情。

当然,戴着面具,本来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皮埃斯,寂桐除外。

只是他早有心理准备,既然找到的只是个赝品,那么真正的陵越那时候会在哪里呢?

螳螂捕蝉,黄雀……

他不着痕迹地一笑。

但是,我的陵越大师兄,最后的黄雀是谁,还不一定呢。...


22

无题42

164.

这件事说来简单,细说也复杂。

然而这一遭太过突然,屠苏一行人虽讶然惊喜,鬼面人却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襄铃更是连连退至墙角,只想这个方兰生口中的“剑仙”不要看见自己。

其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陵越现在应该在哪里呢?

鬼面人真的低下头去仔细想了想。

在长廊尽头里,百炼精钢铸成的铁笼后。醉眠不醒,尸毒焚内。

——总之不可能会在这里。

他缓缓收起琴,抬眸看了看面前这个遍身一点酒气也无的陵越,遗憾地轻叹了一口气。

原来初下地道时走廊尽头找到的人,并不是同一个。

早知,就不浪费那枚解毒丹了。


164.

寻到凝丹长老,是猫妖答应的第一个忙,至于第二个忙,倒更像...

22

无题36、37、38、39

141.

屠苏攥着火折子定定地站着,方兰生扑上去想一把抢过来看看,谁知那火折连同上面刻着的名字都仿佛是长在了屠苏手心里,他几次使力竟都没抽出分毫来。

于是兰生只好开口问:“木头脸,这是什么?”

屠苏没理他,自顾自地蹲下身循着火折子滚来的方向一点点地摸索过去,神情间很是专注。

众人不明所以,站在周围看着他用手捻了捻地上的一堆石屑,忽然起身在面前的石壁上用力推了两下。

“这后面,应该有条暗道。”

方兰生凑上来,退后两步朝着石壁上一撞,被貌似有点软的墙给弹了回来。

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听了听,转脸难得严肃地道:“你确定?”

屠苏也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方兰生犹豫了两秒,从小挎包内掏出一...

7 46

无题35

137.

一行人站在老宅门口。

屠苏一个箭步先蹿了进去,欧阳少恭紧随其后,襄铃喊着“屠苏哥哥”边跑边追。

方兰生刚想跟上去,被风晴雪拽住袖子。

“你你你干嘛?”方兰生装作瞪她,“我可是好人家的公子!”

“你放心,我不劫色。”风晴雪配合地笑笑,“我就是想问你,刚刚为什么说要回山里去等?你这两天去哪儿了?”

方兰生眼睛咕噜一转,道:“呃……我,我去山上采灵芝啦。”

晴雪一伸手:“灵芝呢?”

方兰生一摊手:“没采到。”

“别装,你采个灵芝要两天不见人吗?诶,方兰生!你别跑!”

晴雪抓住他外套,方兰生干脆就势脱下来,拔腿朝着襄铃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远处的墙后,露出一截衣角。...


3 32

无题34

133.

江都有个地方叫做花满楼。

烟柳之巷,风月宝地。

千年之后有位公子也叫花满楼。

有匪君子,温润如玉。

传闻花公子曾与一挚友共闯青衣第一楼,那里也有错综复杂的迷宫,也有墙上的大字,也有特别的香气,还有两碗酒。

但陵越的情况却比双目失明的花公子还要糟糕得多,他不但酒量不好(或者说没有根本就酒量),而且还发作了尸毒。

更要命的是,四周暗匣渐出,隐约可见万箭在弦。

陵越勉强拔剑,抵住时不时射出的乱箭,却毒发突然,不免脚下虚浮。

“……少恭,你先走。”

欧阳少恭亦曾在天墉城住过一段时间,深解陵越的心性。方才自己刻意在他腰间收紧的手竟没让他察觉出半分旁的异样来,只怕也只有心纯志...

2 37

无题33

129.

“快点啊呆瓜,饿死了……”

“好好好。马上就好。”

方兰生蹲在山洞外一边手忙脚乱地往土坑里扔柴,一边捂着鼻子在一片烟熏火燎中咳嗽。

襄铃又不忍心了:“你别忙,歇会儿吧。我……陵越还没回来呢。”

方兰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坐下来,道:“刚刚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还骗我说他不是修仙之人嘛,怎么,这下又说实话了?”

说着咧着嘴朝襄铃那边挤了挤眼。

襄铃无语,半晌才瞪他一眼:“要你管!”

小狐狸说着悻悻回身,去各个上山径道上张望。忽而想起方兰生昏迷时和猫妖聊天,聊着聊着,猫妖开始盯着方兰生的脸久久不说话,呈放空状。

当时襄铃有些愤愤不平地拍了他一巴掌:“看什么看啊,重色轻友,我就不该...

17 33

无题32

125.

陵越的第一反应是想问“青玉坛?那是什么?”,但是由于身后那人双手都太用力,没开得了口,那个疑问句就变成了黑暗中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哼熄灭在喉咙里。

偏偏那人好像还全然没有察觉,与他几乎是完完全全地贴在一起。看着岔口外忽闪忽现的火光,陵越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渗出汗来。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欧阳少恭才终于放开他。

他呼了一口气,单手支撑在墙上,感觉一阵眩晕。

是的,他有点缺氧。

当然他不会知道“缺氧”这个词是怎么回事的,他只是迷迷糊糊地适应了一下唇上钝钝的痛感,揉了一揉,然后听见身后退开一步的那人温声道:“抱歉,刚刚一时紧张,失了力道。大师兄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看看?”

他勉强回头...

8 37

无题29、30、31

113.

玉横碎片洗却了泥土,散发出独有的玉青色幽光。

久无人来的老屋中寂静得连风都没有,陈旧残缺的桌椅上落满灰尘,不大不小的院子里荒草深深。

屠苏却能感觉到一股股不同寻常的气流在院中央枯死的古树上封盘旋呼啸,只是很轻。

他盯住欧阳少恭手中的玉横,少恭抬眸注视这间没有声音的老屋。

然后他喃喃:“这便是……少恭所找的另一玉横碎片?”

这么大一块还好意思叫碎片。

欧阳少恭神情凝重,缓缓点头:“不错。这正是那日我在翻云寨对你说起的,可吸引天地灵气的玉横碎片。可将方圆百里的灵力聚集后转化与自身修炼,亦可起死回生。”

晴雪道:“或许这里的妖气,就是被玉横吸引过来的?”

说着就望向屠苏。...

28 38

无题27、28

105.

那年。

连夜出关的执剑长老昂首立于凌天阁内,已被他治疗过妖毒的天墉城大弟子跪于阶下。

殿内安静,昆仑山间溪水,花木馨香。

师尊并不说话,陵越自也屏住呼吸不敢多言。

良久。

紫胤真人缓缓把视线从天云混沌处收回,温言道:“陵越。”

“…弟子在。”

“你今次下山,因何无功而返?”

陵越俯首,低声道:“弟子不察,本已制住妖物,但……”

紫胤低眸看他,却仍是面向阁外千山,神情平淡:“但什么?”

“但……”陵越抿唇,顿了一下方道,“妖物拼死挣扎,自辩并未害人。弟子一时迟疑,不想正被所趁,还险些累及师弟,因而……”

紫胤真人本没想打断他,奈何他声音越来越低,像个犯了错的孩童...

14 43

无题25、26

97.

方兰生抱紧了陵越的胳膊,拽住,扣死,就是不松手。

陵越没什么反对意见地看了看他,兰生也偏过头去看他,不看还好,一看正好看见他酒窝浅浅,带着长长睫毛的一双眼睛,在极近的距离里朝他眨巴眨巴。

这次连那句“你放手”都不用说了。

兰生白眼一翻,直接倒下去。

哎。

好色慕少艾,人之常情。

你说是不是?


98.

陵端一行人于丑时悄悄翻窗而出,离开客栈。

二师兄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带伤上阵,“啪”地一声推开窗子,纵身一跃。

“吧唧!”

陵川慌忙跑到窗户边上往下望,看见了呈“大”字状躺尸在街上的二师兄。

“我我我马上就下去扶你啊!”

陵川说完也蹦下去,不幸正...

13 41
 
1 / 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