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61

新年快乐(*/ω\*)

……新年第一发居然是越端芙大三角【误】

原谅我被小师妹虐坏了脑子……_(:з」∠)_下一发再回归剧情【你


-------------------------------------------------------------------

241.

二师兄哆哆嗦嗦地从寒冰室里爬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土和冰碴子,瞬间又恢复了往日潇洒的生活做派。

吃饭,睡觉,传小八卦,闹失踪摘山楂。

芙蕖再一次望着又偷溜下山的陵端叹了口气。这段时日天墉众弟子可以用民不聊生来形容,掌教案几上的事务也早已堆成了山无人可处理,也不知道这二师兄是哪来的时间到处游荡闲逛的。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422.

世事便是一个轮回。

或许你去过的地方,必会再去;你经历过的事,必再经历;你曾相逢的人,必能再遇。只是那时要以怎样的方式归来,又是否还能记得,那便又是另一说了。

那日,陵越为了屠苏煞气之事下山前往幽都寻晴雪时,芙蕖一直送他到天墉城下,伸出手,手心里是一个剑穗。

她只知道,陵越爱剑,理应配这样温玉流苏的剑穗。

今日,天墉城上大风吹得旌旗飞扬,陵端站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红布包内的一个小盒子,盒内是一对玉镯。

他只知道,芙蕖平日遵守门规,并不戴首饰之类的东西,但箱箧里除了常衣外再无他物,倒也真是有点可惜。

 

423.

那时的剑穗并没有送出去,就如同最开始让屠苏帮忙一样,都没有成功。

要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日,她说,你可以把它扔掉,但你不能不收下的时候,那人才把剑穗取走,手指甚至都没有触碰到她托着剑穗的掌心。

那是在一段长途跋涉的时日里,她第一次下山见识人间的繁华与热闹,陵越带着她,走到一条绵延的溪水边,两人坐了下来。

“大师兄,”她把鼻尖凑近手上的阿福,“谢谢你。”

陵越自己琢磨了一下:“谢我什么?”

“谢谢你本来要御剑,但是愿意陪我一起走啊。”

小师妹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陵越愣了半晌,才忽然解释,“自铁柱观回来不久,还不宜妄动真气。师尊跟我说过,不能到哪里都御剑,有的时候……”

“好啦好啦。继续走吧。”

就在那一段时日里,他收下了剑穗。

然而芙蕖心中有一个预感:把剑穗送出去,就是为了等一段更加漫长的时日,等他穿上掌教服前的某一天,亲手把它交还给自己。

 

424.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世事不就是一个轮回?

陵端抱着盒子,三百六十度抬头仰望天空。

芙蕖,谁都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你难道不想吗?

芙蕖,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喜欢这里,我可以带你下山,带你到凡间去。

——然后,虽然他不知道大师兄第二次拒绝收下剑穗时说了些什么,但他知道芙蕖说了什么。

她说,陵端,你还是和大师兄学学,把心放在修行上面吧。

她说,陵端。

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天墉城。




评论(4)
热度(1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