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60

237.

次日。

欧阳少恭悠闲地靠在椅背上,表面却带着些不解的神情望着面前有些气息不稳的人。

“少恭,你见到兰生了吗?”

——陵越要问的事,早在欧阳少恭的预料之内。

也正是这件事,让昨夜想象中的万不得已的时刻,并没有到来。

“他不是在房里吗?”

“没有,”陵越皱眉站在他桌前,“襄铃也找不到。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欧阳少恭不觉抬了抬眉梢。

然后,他看见了他因匆忙而有些散乱的黑发,也看见了那双如纳星熤的眼睛。

是焦急,心魂不定,却并未乱了分寸,顾此失彼。

“他才刚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肯定一时难以接受。”欧阳少恭放下书简,叹了口气“是我太疏忽了,我就不应该把……烛龙之鳞给他。”

只不过要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

他也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238.

“附近我都找遍了,找不到他们。”陵越表示这回出大事了,“他们能去哪儿呢?”

少恭倒是不紧不慢:“之前听小兰说过,他要帮襄铃找亲人。会不会去红叶湖了?”

“红叶湖?”

“对,小兰说,那是襄铃出生的地方。”

青玉坛一行,他无心增加风险,因而陵越决不能去。不仅不能去,而且越远越好。

能做到这一点,要感谢烛龙之鳞,感谢小兰,感谢襄铃,更要感谢陵越。

——若小兰无足够的法力,如何驱动烛龙之鳞?

“……这两个都是涉世未深的孩子心性,也不交代一声就走了,也不知道他们身上带的盘缠够不够,会不会出什么事。”

欧阳少恭一边说,一边窥见陵越的神情。那仍是一双似乎从未舒展开过的剑眉,心中似乎还并没有决定。

 

239.

事实证明,欧阳少恭的话是有蛊惑性的,这一点在当初的百里屠苏身上便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一年多来,他一步一步地引他下山,引他去琴川,再在某些时刻,毫无痕迹地引出他身上的煞气。

以挚友之名,以谈心之意,带领着走向的,却是幽暗而不见底的毁灭深渊。

「屠苏,不要相信所谓的天命。」

「我发觉你并不与师兄弟们来往,只是被当做异类罢了。」

「天地之大,何处不能为家?」

陵越并非没有警觉,否则,何来当日留给屠苏的那一张字笺。

「克己复礼,明辨本心。」

想当年屠苏初来天墉城时,周围的一切还都很陌生。因紫胤真人有诫,练功修行皆不可出后山,所以屠苏最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后山上那间小小的木屋了。

天墉又落雪。

不过十余岁的陵越端坐在床上,膝上放着一卷剑谱。小小的屠苏揉着眼睛爬过由被褥褶皱形成的万水千山,结果手上一个摁空就“哇”地一声栽进了陵越的怀里。

“……”陵越赶紧把剑谱抽开,以免撞着他,“小心。”

“师兄,”屠苏按住他的腿好让自己爬起来,“为什么师尊总是不见人影?”

“师尊要闭关,过两天就能看见了。”

“师兄,”屠苏又问,“我们什么时候下山?”

“下山?”陵越偏过头好奇地看着他,“下山干什么?”

年幼的屠苏眨眨大眼睛:“买些甜心糕回来庆祝师尊出关。”

陵越闻言,便难得地笑了起来,把剑谱重新摆回膝上:“屠苏,你把这套剑法练完,抵得过送师尊十斤甜心糕。”

“……”屠苏定了半天,才看看书简,又仰脸望着陵越,认认真真地问道,“那师兄,我们为何执剑?”

“……”

「为何执剑?」

这当然是个很严肃的问题,需要用同样严肃的方式的来回答,才会有深刻的记忆,有一生的追寻。

陵越自然也是这样做的。

——「护想护之人,行可行之道。」

 

240.

看着陵越,欧阳少恭头一回感到如此捉急。

若为自己和屠苏,青玉坛他不能不去;但于刚刚相认就突然失踪的兰生,前去找寻也合情合理。

欧阳少恭默默望天,陵越大师兄啊,你要再不去红叶湖,小兰和襄铃估计都要掉水里了。

也罢,你拿不准,我就买一送一,助你一臂之力。

“大师兄,要不你去找小兰吧,我真的很放心不下他们。”

“可青玉坛那边……”

“放心吧,有千觞在,不会有事的。”欧阳少恭朝他一笑,“一旦有情况,我会立刻跟你们联系。这样可好?”

“……”

凡事,可分轻重,可分缓急。

“……那,一切都靠你了。我找到兰生后就来与你会合,路上务必小心。”

看着对面蹙着眉头一脸认真的陵越,欧阳少恭淡笑着应下,不无诚恳地一点头。

“嗯。”


--------------------------------------

学校半月假太虐,踩死线更一发_(:з」∠)_

从日更到周更或半月更…蹲地捂脸……谢谢你们等我TUT【你谁【。


评论(2)
热度(32)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