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54、55、56、57

想正正经经(真的吗)地走一遍始皇陵,不然觉得遗憾,又想快点写乌蒙灵谷然后就可以决战再然后就天墉旧事……

所以基本上是在想写秦始皇陵,想写乌蒙灵谷,又想写秦始皇陵,又想写乌蒙灵谷这样的纠结中度过的ORZ

明天就要交的活儿还没干完,请天台上的病友们给我挪个位子_(:з」∠)_

--------------------------------------------------

213.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第一关内的情况。

当秦俑复活,又名起尸的时候,兰生吓得立马抱住大哥的胳膊就往他身后一缩。

原本安安静静的地下俑坑里,土石崩裂之声四起。传说中数以千万计的秦始皇手办们纷纷转过身来,手中长矛蒙尘却锐利,整齐的步步逼近的脚步声在墓室内隆隆回响,这样的场景不是从前一直生活在安稳富和的琴川的兰生可以想象得到的。

“兰生,快去开门。”

“诶?大哥?!”

 

214.

如果说这一路上各种机关,突然身后滚出一个巨大的火球,那么跑在最后的肯定是陵越。

如果说这一路上四处凶险,忽而前方有如落雨般万矛齐发,那么站在最前的也一定是他。

兰生只觉得手臂间一空,随后霄河清越的出鞘声传来。等到他回过神时,陵越早已飞身落入秦俑阵中了。

“你们赶快想办法,这里我顶住。”

霄河剑光湛蓝,起落回手间,阵内已是雾尘一片,再加上不断增多的秦俑的层层包围,战场上早已看不清什么身影。

他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跑回去卯足了劲儿撞了撞石门,没反应;扒了扒门缝,也没什么效果。

于是兰生熊吉脸回头对众人说:“这门推不开。”

屠苏却回头看了一眼,觉得现在真是不见师兄见尘雾。正准备拔出焚寂,身边的晴雪却思考了一秒,然后一把拉开门把他给推了出去。

兰生:……

这门…居然是拉开的……拉开的……开的……的……

一旁惊呆了的兰生蹲地表示:真尼玛坑爹。

 

215.

混乱。

焚寂就在剑鞘内,一反手就能拔出。但屠苏也很清楚地知道,若从大局而言,他最应做的,是离开这里。

应做的和想做的,从来都不是一回事。

屠苏伸出手,还未触及剑柄,就已被红玉拉住

复活母亲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月灵花,古玉横,哪怕希望微茫,哪怕逆天而行,也不可不为,不可不试。

那是他的愿望,却牵动了身边所有人。屠苏不愿如此,更不愿惊动本应在天墉城处理事务的师兄。

可陵越还是知道了。

 

216.

那一天,他站起身,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凡事尽力而为,不要勉强。」

那感觉是真实的,却又古远的。从指尖拂过记载着天墉剑法的书页,手心托起自己微低的执剑的手臂开始,直到那时,焚香在青铜炉内安静燃烧,他模糊地站在面前,不重亦不轻地拍拍自己的肩膀,都还远没有结束。

没有理由的信任,和无须条件的协助。

手心,肩上,温度并不受玄色衣料的阻碍,反而更加长久。

屠苏明白这世上有一样事物,一个人,从来都没有变过,哪怕跨越了这么多年,哪怕现在已时常相隔那么远,那样事物、那个人还是像原来那样存在着,沧海桑田也不会改变。

「这些事情没有对与错之分。无论如何,师兄都会相信你。」

可又怎会仅止于彼此相信而已。

 

217.

屠苏猛然抬头,墓室的门正徐徐关闭。

沉重如亘古的回响,门的两页间越来越狭窄的缝隙。秦俑化为的尘土中隐约可以望见一道执剑的影子,在仿佛灭不尽的古魇中阻挡回旋,这一秒,下一秒,就再也看不见。

如果不是他,师兄不会身陷此地。

说是相信。

可真到了这种生死关头,又有哪一次不曾亲为亲力。

 

218.

——“师兄!”

这两个字,他在忘记了剑法时念过,在琴川找不到宿处时念过,在两人山下交手时念过。每一念都很平缓,因为他从不担心下一次再喊时,会无人应答。

但这次不同。

 

219.

屠苏曾有那么几秒,抱着一丝侥幸,期待陵越会在门关上前的最后一刻从源源不断涌上来的兵俑中脱身而出。

倒数三秒。

“师兄!”

只有矛锋与剑刃相抵的声音。

两秒。

“师兄!!”

陵越听见屠苏的声音,终于回首一望,脚下却纹丝未动。

矛雨再次落下,门那边张开碧蓝的屏障,门这边连一粒石子都未溅起。

一秒。

“师兄!!快过来啊!”

如果可以脱身,便是现在,如果只有最后一面,亦是现在。

只有这一次,才知道什么叫做置身业火,什么叫心焦如焚。

可那些都是无用。

直到石门合上,那个人都未曾再移动过一步,只是在茫茫的尘埃中,回头看了一眼。

命运只成全了这最后一眼。

 

220.

陵越最后的话熄灭在了陡然闭合的石门里。

“屠苏,没有时间了,快走。”

而门外,屠苏踉跄着后退一步,再退一步,直到被晴雪扶住。

他早该想到,从飞身入阵那一刻起,陵越就已经抱定了不会出来的念头。

“你们先走,我会御剑,秦俑不会飞。”

他所给的,并非权宜之计。

“去找到中央棺室,那里有控制整个墓穴的开关,你们找到它就可以脱身。”

他所要的,是除自己以外,所有人完完全全、不会有半分差错的平安。

 

221.

第一关,损失陵越一只。

屠苏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第二关,又损失了红玉一只。

屠苏回想了一下师兄说的“秦俑坑到中央棺室,我们现在只走了十程中一程的距离”,然后用自己并不好的数学算了算剩下的关数,又数了数余下的战斗力,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

好在他们运气还不错,在第三关损失了晴雪一只后,苏兰二人就莫名其妙地到达了目的地。

两个人都杵在一个机关盘前面发愁。

“这里就是中央棺室?”

“说好的十程路呢?”

还没愁完,两人身后的石门忽然砰地一声闭紧。

兰生无奈一指门:

“又关了。”

屠苏头也不回地郁闷:

“别管了。”

 

222.

当务之急,是要先把机关破了。

“你看这里有天文术数,还有地理位置,应该会有办法的。”

兰生说着又指了指机关盘:“这应该是阵法,那就应该有阵眼。你给我点时间,我肯定能解开。”

屠苏表示这不是我给不给你时间的问题,而是你给不给师兄,还有红玉姐、晴雪时间的问题。

兰生犯怵:“我听说有个水银海包围了整个皇陵,万一我要是出错了,那水银就会灌满整个皇陵。”

屠苏扶额:“……。”

兰生又叉腰道:“这个必须要一次成功,难度太大。我虽然知道这些机关都是根据天元龙和地元龙相组合的玄空飞星大法所构成的,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组合二十八星宿,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阵眼。”

屠苏听得一头雾水。

学霸兰和学渣苏,这让师兄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屠苏便道:“你到底要怎样。”

兰生道:“我要是失败了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快点跑,出去了就给我大哥带几句话。”

屠苏回答得简单粗暴:“没门。出不去。”

于是兰生只好灰溜溜地回去继续研究机关按钮,看了半天,才缓缓伸手。

这一摁,关系到太多人的性命。

兰生忽然可以理解当初陵越为什么甘心留在秦俑墓室里了。

如果肩上担负沉重至此,大概也别无他路可缓行。

 

223.

机关被破解的时候,欧阳少恭正忙着复原玉横,顺便给雷严炼了颗药。

他该庆幸当时自己被暗门给转走了,而没有跟着主角团一路闯关过地图,也没有看见陵越人剑合一,打怪时外衫褪至肩下,到最后在逐渐逼近的百万秦俑面前体力不支苍白蹙眉的样子。

计划继续进行,欧阳少恭从炉内取出一颗丹药,递给雷严。

这就是他算出的总账。

雷严一边牙齿打颤一边笑着“本座苦心多年终于得到了”,一边末了还不忘确认一下:“这真的是洗髓丹?”

欧阳少恭说:“嗯。”

洗髓丹,又名,只溶在手不溶在口·鲜橙味·情欲坛特供·麦丽素。

 

224.

屠苏提剑赶来,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鬼面人雷严。

“你终于来了。”雷严磨牙笑,“真是难为你,一直对本座念念不忘。”

听到了这句台词的欧阳少恭又要庆幸自己没吃午饭。

“我们之间有太多要清算。”同样庆幸自己没吃饭的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念台词。

“本座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你所指的,是在乌蒙灵谷杀你母亲和全族的事,还是安陆村里,夺焚寂剑的事?”

其实屠苏觉得,夺焚寂剑不是重点,为了夺焚寂剑而导致师兄重伤至五内俱焚才是重点。

而站在一旁的欧阳少恭觉得自己递给了雷严这个黑锅,结果雷严还自己往上抹了层煤灰,当真是黄道吉日诸事顺利。

“为什么,”屠苏还在心想着这到底是谁写的台词,“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云溪,真是枉费本座苦心经营这么久,难道你现在还看不透?需不需要本座给你点提示?”

提点?你有什么好提点的呢?

屠苏长身而立,焚寂脱手而出,没入石岩。

“不用了,开打吧。”

 

225.

秦始皇陵里不能用天墉法术,也不能用焚寂,那就用星蕴重明,都是一样的结果。

雷严很配合地喷出一口老血,然后转身就跑,边跑边嚼麦丽素。

屠苏追了出去,正巧此时石门打开,晴雪红玉兰生都赶了过来。

虽然也不知道为啥先前困了那么久打了那么久,都跑出来的时候就这么容易。

 

226.

欧阳少恭表示你们不用管我快去帮屠苏墩雷严。

红雪兰表示这句话已经被另一个人喊了很多遍了你能换一句吗。

 

227.

又是始皇陵外了。

洗髓后的雷严对抗主角团众人,欧阳少恭站在一旁看热闹。

看着看着忽然感觉有点不对。

刚刚石门打开的时候没有,跑出来的路上也没有,那陵越是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且刚从秦俑坑里出来的身经百战打头阵的大师兄,不顾苏苏身为男主的骄傲,又义不容辞地站在抗雷小队第一线了。

真的不要紧吗喂。

 

228.

势均力敌。

雷严聚起一股黑风,霎时间秦始皇陵外飞沙走石,风雾嘈杂,把日后特效的钱都给耗光了。

欧阳少恭悠悠然站在一旁,抬头望望那边呈竖行列阵的抗雷小队,眉梢微抑。

打归打,伤了人可就不好了。

另一头,忙着跟雷严决战的众人不知道欧阳少恭在势头正猛的黑风中怎么样了,只看见誓要夺回男主称号的屠苏煞气暴涌,几乎与地面平行地朝雷严飞斩而去。

焚寂剑刺腹而入,血肉都化为飞烟。

战斗胜利,副本打完。

众人各自嘴角挂着一点血丝坐在地上分经验。

而至死还背着一口擦了煤灰的黑锅的雷严,著名老坛酸菜啊不是青玉坛坛主,就此光荣下线。



评论(7)
热度(29)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