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52、53

205.

少侠不愧是少侠,带着晴雪走完一整个榣山副本顺便揪了朵月灵花回来,另一行的众人还只到了秦始皇陵。

少侠表示你们这速度不行啊,前面在琴川磨磨蹭蹭了半天现在才像坐火箭一样赶剧情,五十集真的可以演完吗?

欧阳少恭迎风捋发说不用你管我自有安排。

晴雪对此毫不在意,握着把小刀就去打劫偷偷跟过来的兰生。

陵越跟红玉一起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戏,一边歪头笑一边在随身的小布袋里找啊找,最后找出一块饼来递给红玉,递得就跟当初追寻狼妖时把一半红薯递给芙蕖般自然。

然后屠苏问:“你们在自闲山庄找玉横碎片找了这么长的时间?”

众人回答:“没有啊,一进山庄就找到了。”

屠苏郁闷,又问:“那剩下的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回答:“看电影。有关青玉司南佩的由来,5D全息的那种。”

屠苏:“……”

 

206.

终于到了秦始皇陵门口。

5D全息电影主演之一的方兰生叉着腰站在草丛里看了半天,只看见满眼的青玉坛弟子悠来晃去:“这么普通的一个地方,我也没看出什么来啊。” 

“人家皇家的坟冢,当然得隐蔽点了。”红玉奶奶也半叉起腰,“要是被你这种猴儿知道了,进去偷点东西,岂不是又招惹祸端?”

方兰生听着来气:“我怎么了?我是什么人啊?”

红玉本来想回他一句“你就是一只猴子”,却又想起每次喊“猴子”的时候陵越好像都会被惊得愣一下,就像自己是在喊他的什么人一样。虽然不知缘由,但红玉还是没再说什么了。

欧阳少恭却忽而道:“这里已经被青玉坛的人包围了,附近恐怕也埋伏着其他弟子。不如这样,小兰,你还是留在外面吧。”

“又是我?我大老远艰辛跋涉呕心沥血不辞辛劳地让陵越大哥带我来这儿,结果你们就把我当跟班,当厨娘啊?”方兰生愤愤不平地吊书袋子,全然已忘了刚刚因为自己咬牙切齿忙着感慨“男人就是难,男啊难啊难,不男就不难,是男就很难”而烧成了一坨焦炭的烤肉,“不行,在这种关键时刻,我这种,义薄云天的侠义之士,”

他说着说着自己心虚起来,悄悄往陵越那边看了一眼,才继续挺起胸膛说:“没错,像我这种注定要救万民于水火的人,必须要跟你们站在一起!必须的!!”

众人沉默了几秒。

然后。

欧阳少恭打头阵:“小兰,里面确实危险,我们都自身难保,更何况要保护你。”

风晴雪紧随其后:“是啊,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们还要去救你。不如你就等在这儿,我们进去以后,要是里面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我出来告诉你。”

尹千觞跟了个风:“谦虚,谦虚啊旁友。你还是量力而行,不要进去给大家拖后腿的好。”

更过分的是陵越居然也过来补了一刀:“我们都是怕你有事,所以……”

还没说完,方兰生就炸了:

“你们一个一个的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啊喂?!不就是让你们没吃到午饭吗你们至于这么对我吗?!吗?!!”

 

207.

深谙辟谷之道的红玉出来解围:“我看,我们就带他去吧,虽然他武功不高还经常闯祸,有事没事踩着个搓衣板满世界乱摔,……我是说,往往是这种一己之能的人,才能够力挽狂澜,而并不是那些主宰苍生的人。说不定,他能帮上咱们的忙呢。”

方兰生在一边听着,总觉得自己被黑了。

而另一边的陵越悄声问:“你在藏经阁研究过了多少剧本?”

红玉说:“你猜。”

 

208.

这一次来,一是为了复原玉横,二是因为雷严邀请,欧阳少恭也就顺水推舟,打算把过往的事做个总账,来个了结。

留了千觞在门外牵制青玉坛弟子,一行人准备潜入秦始皇陵。

陵越回头看了看他,欲言又止。天光映下,照得身后万物一片朦胧,唯余他眼底两点星熤与不知谁的倒影,欧阳少恭却看不太清。

但欧阳少恭还记得,琴川地道中用活人试药一事的起因缘由,他在陵越面前可是完完全全地推到雷严身上了,仿佛与自己全然没有半点关联。

他拂开纯白的衣袂,抬足欲行。久未有人迹的秦始皇陵的上空透着一丝灿金,当陵越似是不经意地回头望向他时,他的眸里正闪烁着这样沉静的光曦。

时刻平稳,却波澜四起。

“这样一起进去太招摇了。我们兵分两路,少恭你先进,我们随后就到。”

欧阳少恭的唇边添了些笑意,微一点头。

要骗,就骗到底吧。

 

209.

欧阳少恭毕竟是应雷严之邀前来的,从进门到走地道一路光明正大。而屠苏一行人名义上是暗地里跟踪前行,但实际上他们与欧阳少恭和出来迎接他的元勿相隔了还不到五丈远,完全没有一点特工跟踪目标时的自觉。

所以当元勿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脚踩上机关跑路,欧阳少恭也被暗门转到了另一个甬道之后,留下的众人就只能活该在一群兵马俑面前愣神了。

“……这里怎么这么多土捏的人啊?”方兰生好奇地想用手指戳戳兵俑的脸,却被陵越伸手拦下:

“这些都是秦始皇生前收藏的手办,不能乱动。”

 

210.

然而,正是陵越这个伸手的动作,引发了百里少侠在陵越解说何为兵马俑与秦始皇生平轶事期间对刚刚在地道里发生的事的一连串深思。

百里少侠记得的事很少。他只记得在掉到这里之前,兰生好像踩中了一个机关,然后石壁四合,他们不得不各自顶住不断向中央推进的石墙,

再然后他听见狭长空间内的另一端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屠苏看不到另一端的师兄和兰生,只能看见夹在他们三个中间的红玉和晴雪。

——红玉半是心惊半是了然,而晴雪一脸“拉郎成功快发喜糖”的即视感,还在危机解除过后跑去问兰生你刚刚对着陵越大哥喊了一句什么说来听听。

因为腿软而坐在了地上的兰生一脸纯良:“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就打了个嗝。”

陵越就轻叹了一口气侧过脸去,红玉掩面不忍直视,晴雪表示你拿这借口骗谁呢我都听见了。

只有百里少侠一个人,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全程都是一张天塌脸。

……晴雪,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哪边儿的?

 

211.

既然都暂时安全了,大家也就不免讨论了一下小队内失踪人口的状况。

“你说少恭现在会在哪里?”

“师尊之前跟我提过,秦始皇陵周围有八十一道墓穴,左右有十六个耳室。少恭从密道离开,也不知道究竟通往何处。”

“那我们到中央棺室还要多久?”

“师尊和我说,始皇陵结构非常复杂,有藏宝室,藏剑室,也包括秦俑坑等地。咱们从东边进来,现在在最靠外的秦俑坑,要到中央棺室……我们现在只走了十程中一程的距离。”

兰生觉得陵越大哥八成是历史系的,考过高级导游证。

屠苏却只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最多也只从师尊的藏书中看过一些古法古迹,连天墉基本剑术也是师兄教的,师尊什么时候和他说过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我怎么不知道?

陵越正要解释,红玉默默潜过去,悄声打趣道:“你背着师尊讲他旧事,就算不怕回去后被师尊知道了,难道还不怕古剑仙四互掐,盗笔从中添乱吗?”

陵越顿了一下想了想,忍不住抿紧了唇低头笑笑,便走开了。

屠苏觉得这世界上不懂的事,不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复杂,感觉再也不会懂了。

 

212.

《中国电视史之,闯关篇。》

打开中国电视史,今天跟您介绍的是闯关篇。

在中国电视史上的戏剧,为了产生卖点,往往会安排一些主角组队闯关的情节,一般在这种时候,总会有一个队友,比如风晴雪,在一个还没有找到出口的密室里“哎哟”一下,然后满怀歉意地对其他队友说“不好意思啊你们刚刚说的注意事项我没听清”,再然后还没说完,主角团就会看见前方就会有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

这时候,男主角就会挺身而出,说:“你们赶快想办法,这里我顶住。”

没错,这就是身为一个T的陵越师兄的觉悟。

……对不起扯远了。

那么接下来,女主角,啊不是,百里少侠就会被主角团的其他人拉走,而且一边被拉走还会一边回头看:“师兄!”

各位观众,你们说喊有什么用,要不就帮忙,要不就赶紧刷下一个场景,但中国仙侠电视剧就是这么任性,在这个时候,通常都会有将近几十秒的打斗场面,然后另一边,他机智的队友们在深入研究后就会发现,咦,这个机关……

死活都打不开沃。

不过这都不是事儿,在一波又一波的僵尸抵达战场,事态愈演愈烈愈演愈紧急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喜欢到处乱靠乱摸的队友,误打误撞地这么一按——诶,这门它就轰地一下开了。

但是在剩下的主角团前往下一场景之前,还会有一段经典的对话:

“师兄!”

“陵越!”

“我在这顶住,你们先走!”

“师兄!”

“苏苏走吧,我们快走,走啊!”

“师兄!”

……

其实这种时候,陵越师兄是可以和主角团一起出门的。但问题就在于,你们一直喊我过去,你们倒是让开啊你们堵着门干嘛呢。

奇妙的是,也就在这时,所有古墓里都安装了的只等其他人都撤离,只剩一个人时才关的感应门,生效了。

在门徐徐关上之际,两人还得如生离死别般互望一眼。

“师兄!”

“快走!不用管我!”

要是前呀年呀有造嗷化,深情一眼即可挚爱万年。

另外师兄这台词跟少恭被暗门转到另一个地方去时的台词倒也是挺像的。

……对不起又扯远了。

随着对门的一个大特写,这段鬼打墙的剧情就算是结束了。然后历史界的导游,地图界的百科给出“我会御剑,秦俑不会飞”的定心丸和“屠苏,你记住,在中央棺室附近,有控制整个墓穴的开关,你们找到这个开关就可以脱身”的攻略后,也终于正式下线了。

那么。

这就是古装仙侠电视剧里的闯关篇,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8)
热度(30)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