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49、50、51

193.

屠苏与陵越商议,鉴于他最近一直感觉到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导致耳边时不时响起就让大雨冲刷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歌声,他想要一个人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好好冷静一下。

晴雪却像是反应过来,猛然起身。

“你……你还是要去做那件事情?”

陵越却不知是何事,待要问时,自然而然地看见苏雪二人的欲言又止。

他也就把那句“什么事”给咽了回去。

其实从小到大,屠苏的事事无巨细,他即便不是亲手打理,也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然而到了山下,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就不那么一样了。

屠苏心中也忐忑,想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

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等到要解释的事情真的是事实的时候,反而让人不敢解释了。

正无措时,却感觉有一只手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是那只很久很久以前,曾纠正过他习剑姿势的手。

“凡事尽力而为,不要勉强。”

屠苏抬头看时,陵越早已走远了。

 

194.

小黑球挨揍期间抖落出来的事不止一件两件,简直是要把整个故事树连根拔起的节奏。

恭觞越苏雪兰铃为此围在一张酷似麻将桌的方桌旁开了个短会,共同商议大唐特色封建主义基本国策啊不对,是接下来的对策。

欧阳少恭表示屠苏你要是真想复活你娘亲,我就得先去自闲山庄找最后一块玉横,再去秦始皇陵把它复原。

屠苏表示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我要去榣山摘月灵花。

襄铃表示我家有事我要先回红叶湖去。

方兰生表示不管你们去哪都一定要带上我,因为我不仅是幸运星,我还会做饭。

风晴雪本来想表示,听到上一位代表的发言后不知为什么就弃权了。

陵越表示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动身吧,此事关系重大,一路上务必小心谨慎为好。

然后一众人一齐望向一直没发言的尹千觞。

千觞放下酒壶清了清嗓子表示,不错不错,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尤其是大师兄所言,说得对,说得好,真是成熟冷静哈哈哈哈哈哈,顾大局,嗝。

众人默然。

 

195.

陵越心想千觞你不就是怕我说你是当年在剑阁盗剑的鬼面人吗。至于吗。

 

196.

分队的结果,是苏雪共赴雷云之海,其他人去自闲山庄。

百里少侠惆怅地望望天空,望望古树,想起芙蕖昨日回山前告诉他的那个悲伤的故事,就感觉气血上涌煞气压制不住。

古树上漫漶的时光的刻印,荫凉撑在头顶上。舒展到眸光尽头的是新叶如织间的青芒,小小的院落内安静岑寂。

自幼失散的弟弟对于师兄来说有多重要,他很清楚。可思来想去往事今朝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低声喃喃了一句“师兄”。

谁知下一刻,身后有一个像冰过的月华酿成的酒一般的声音,在身后轻轻道了一声“屠苏”。

少侠回过身,看见陵越已换了一身蓝衣,不似霄河剑光般透湛,却显得明亮而沉和。

“你要去榣山?”

他还是没有当面问过屠苏想做的究竟是什么事,又或者,欧阳少恭已经告诉他了。

屠苏“嗯”了一声:“不过不知道要去多久。”

“你这次去榣山,师兄不能陪你去了。”陵越道,“如果路上遇到什么困难,就让阿翔给我报信。”

屠苏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和他说一声的为好。复活故去亲人之说虽然渺茫,但他还是想尽力一试。

希望就在眼前,不可能视而不见。

可他还没开口,陵越似是已猜到他要说什么:“其实这些事情没有对与错之分。……无论如何,师兄都会相信你。你长大了。”

百里少侠满心欢喜。

结果福兮祸之所伏,又听见了下一句:

“兰生也长大了。”

 

197.

屠苏觉得自己快要心肌梗塞了。

“师兄,我觉得你对兰生,好像很特别。难怪连芙蕖都会怀疑。”

陵越好奇:“她怀疑什么?”

好像除了最近一直在教兰生练功,偶尔谈谈心,也没干什么别的了啊。

屠苏看他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天小黑球一事:“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回山之后,自己问芙蕖吧。”

“不是,我是说芙蕖她……”陵越自己认认真真地解释到一半,抬头看见屠苏憋笑,才发觉哪里不对,“…你现在也会开师兄的玩笑了,跟兰生学的?”

话音刚落,方兰生就从树后面蹦出来,蹦得一袭淡青色衣襟飘飞:“怎么了?跟我学的不好啊?”

 

198.

方家小少爷两手叉腰,把树下二人座生生挤成了三足鼎:“跟我学的好呀,以前屠苏不声不响的,现在会开两句玩笑,陵越大哥你还要谢谢我呢。”

陵越不吃这一套:“你来做什么?”

兰生道:“我听说屠苏要出海,你要去自闲山庄,你们总得带上我啊。”

陵越和屠苏都道:“不行。”

兰生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呀?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赴汤蹈火舍生忘己发奋图强奋不顾身的。”

陵越道:“你喘口气慢慢说。”

屠苏道:“不行就是不行。师兄,我先回去收拾行李。”

兰生呆愣。

 

199.

陵越左右望望,移开视线抬脚也准备走:“我也要去收拾行李了。”

方兰生赶紧拦住他:“对了陵越大哥,你怎么没有陪屠苏一起去啊?你不是最心疼屠苏了吗?”

陵越却道:“我只是他大师兄,不能每次都帮助他,管束他。”

“那屠苏不带我去,你带我去好不好?”兰生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教我的法术我都学会了,说不定还可以保护你呢。”

陵越抿住唇边的弧度点了点头,兰生开心得扑上去就是一个满满的熊抱。

“陵越大哥你最好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哥了!”

陵越定住,微微闭上了眼睛。

屋子里窗户边上又开始冒煞气了。

红玉姐正巧听完小师妹的前方报导后下山了。

 

200.

红玉姐又慢慢地退回到了山上。

 

201.

众人各自出发了。

百里少侠踏在一座木制牌楼外,抬头望望,奇道:“地图上不是说这里是青龙镇么?怎么变成了陶家庄?”

晴雪跟在后面没说话。

百里少侠往前走了两步,见庄内房屋错落,旌旗飘扬,忍不住又问:“陶家庄也就算了,这个SB同城又是什么?”

晴雪无奈道:“……怪我咯。”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百里少侠都一直很坚定地认为这里之所以叫SB同城,是因为这里烧饼卖得很好。虽然晴雪孜孜不倦地跟他科普那不是SB而是58请不要伤害在旗子上写花体字的人的感情,但屠苏的第一印象就这么简单明了地根深蒂固了。

不过榣山在哪,屠苏在庄里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

有好心的NPC给出任务提示:

“你去前面的铸剑铺看一下吧,据说那里的姚老板是个无事不知的高人,你问问他,说不定他知道榣山在哪。”

“谢谢。”屠苏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我第一次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个?”

NPC很不客气地回答道:“那是因为,我没想到你跑了三天地图还没找到在哪里接任务。”

苏雪:“……”

 

202.

姚老板不紧不慢地踱步出来。

“姚老板,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哪里有船可以去榣山?”

姚老板气定神闲:“小子,那里可远得很啊。”

“请姚老板赐教。”

就像刚下天墉城时不知道银子是什么一样,百里少侠这次也同样忘了无商不奸这个道理。

“想知道消息可以,”姚老板捻了捻胡子,撇过屠苏一眼:“行规——不过,我姚老板可不稀罕钱。”

晴雪在一旁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宝物。用宝物来换消息。”见屠苏不说话,他接着道:“我看你背上的那把剑就很不错。”

百里少侠道:“那绝对不行。”

姚老板有些遗憾,正想着强扭的瓜不甜,余光却瞟到了少侠的腰间,不禁“咦”了一声。

那里有一只晶莹剔透的铃铛。

来自某次让别的师兄弟都没眼看的私相授受。

那一边姚老板大人有大量退一步海阔天空:“这铃铛也不错,你把它给我,我找艘船直接送你过去。”

而这一边百里少侠低头看了一眼铃铛,小铃铛玉质尚温。

百里少侠抬头,严肃脸:“那更不行。”

 

203.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

何以离别久,何以不得安。

天无尽,地无涯,其间有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所谓生,道之化境。所谓死,还道于天。

命途长短并无紧要,惟吾淡然自问,你临到死前可曾悔恨,

可有人曾将你,放于心中。

 

204.

屠苏最终还是把晴雪留在了陶家庄,独自坐着延枚小天使和向天笑大哥的船到了榣山。

——欧阳少恭不是太子长琴,百里屠苏更不是。

——他们都有自己的记忆和感情,却无论如何也再不会是悭臾所等的那人了。

悭臾说,能在吾阳寿将尽时得见吾友,无憾矣。

其实要是没有上古时代这么一对琴兽组,哪来今天这么一档子事儿。

屠苏却还是没忍心把那句“我不是太子长琴”再重复一遍。

要是没有上古时代这么一对琴兽组,如何相遇;若能相遇,这么一档子事又算得了什么。

悭臾又说,我还有两个愿望,希望你能帮我实现。

屠苏说你尽管讲。

悭臾想听榣山遗韵,屠苏就吹给他听。

悭臾想完成昔日与太子长琴的约定,待他修成应龙,便让长琴坐于自己的龙角旁,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

屠苏却说恕不能从命。

悭臾问,是因为你又想说,你是百里屠苏,不是太子长琴?

屠苏说,不是。

是因为很久以前,也曾有一个人与我约定过,要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要与我万里遨游的人,是他,不是你。


-----------------------------------------------------



其实我接着想去码越兰番外…可是卡住了……_(:з」∠)_

活个ball【。

评论(12)
热度(37)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