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古剑奇谭】沿着越苏线倒写一下

陵越暂辞昆仑掌教一职,别了芙蕖下山来。仗霄河剑一柄,五川赈济行侠,四海随意为家。


谁知一日他告别了一对刚刚相认的幽都兄妹后出了一片桃夭灼华的山谷,不慎迷失路途,就被渔夫拐带着乘舟去了蓬莱仙岛。

此时正值岛上经历一番天灾,不过终究守得云开见月明,蓬莱公主与一个中原青年喜结连理,那青年一身大红袍穿得简直不忍直视,啊不是,正好合身。

盛筵期间,蓬莱旅人如织,陵越便在这里结识了屠苏一行。

 

二人一见如故,并肩抵御了青龙镇的洪水过后,相与一同游历天下。

途中,陵越和屠苏先是跟着方兰生去琴川救回了一众百姓和方家二姐,随后又扑灭了紫榕林的一场大火。

 

陵越斩灭了树林间的最后一点火种,回头厉声问陵端你捣什么鬼。

谁料二师兄反倒嚎啕,大师兄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一不小心走火入魔了正想把自己弄回正道呢。

 

正巧屠苏走过来,带着一个小小的酒窝朝陵越一点头。

于是陵越一边说我带你去树林外面吃萝卜糕去一边留下二师兄在原地就走了。

 

路上屠苏设法复活了自己的娘亲并把她送回了乌蒙灵谷,半个月内都再无音讯。

就在陵越以为又要开始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屠苏又折了回来。

 

陵越道你怎么回来了?

屠苏道我要去榣山寻月灵花。

陵越道休宁大人都已经复活了你还去那里干嘛。

屠苏道对哦说的也是。

 

然后屠苏说,不过,我还是想留下来。

再然后屠苏就干了一件十分惨无人道的事情——盗墓。

 

不过说起盗墓,陵越好像比他更在行。一串以师尊曾对我说过为开头的排比句一说出口,就把秦始皇陵的构造底细暴露无遗。

 

屠苏道,奇怪,这些事师尊怎么没对我说过。

陵越也道,奇怪,你认识师尊?

屠苏道,听说过。然后看见前面的地砖上有一个机关,就抬起头很自然地拦住他说了一句,

师兄。

 

陵越没有拒绝这个称谓。

 

后来火烧紫榕林未遂的二师兄又跑进铁柱观里点了一把火,被忍无可忍的大师兄当胸一掌打晕在地,然后被众弟子送回了天墉城静养修炼。

等到陵越回过神来的时候,屠苏已经下水和狼妖掐架去了。陵越赶忙也下到水底,一把拉住受伤的屠苏就先退到五十米开外。

 

屠苏说你这是干嘛。

陵越没说话,回头看了一眼。

 

道渊已与狼妖和解,回忆杀一至,约定百千年。

 

陵越就带着屠苏去琴川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伤,当然,主要是被刚刚的两位给闪出来的眼伤。

期间兰生在家侍奉二姐,出门和名为襄铃的小狐狸打打闹闹,还时不时接一接月言小姐的绣球和香包。

 

人世间的日子安静而热闹。

 

后来的后来,在琴川的一个晚上,陵越说,屠苏,跟我回天墉城。

屠苏说,好。

听师兄的。

 

天墉城乃清气鼎盛之地,却让一个身负轻微煞气的屠苏拜入执剑长老门下。

 

此后的三年,很多年。

如影随形,不曾分离。

 

 

 ----------------------------【不要再往下拉了=3=】

 






 

 

 

世事无常,天意已定。

 

又是很多很多年后,屠苏家乡蒙难,亟待有人来主持大局。

 

屠苏告别了师尊与师兄,连夜赶回乌蒙灵谷继任大巫祝,护一方平安。

陵越留在天墉城中,重新登上掌教之位,执掌苍生生计,开盛世百年。

 

万里山河自苍茫,往事如水皆东去。

 

从此之后,再无交集,永不相见。



------------------------------------------------

古剑完结了,还会有小伙伴和我一起刷屏吗_(:з」∠)_

越想越心慌慌慌慌慌慌慌_(:з」∠)_


评论(16)
热度(21)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