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44

171.

琴川之事便这样被稀里糊涂地解决了。

陵越带着屠苏,和恭雪兰三人一同回了方家住处,小狐狸却早已无影无踪,猫妖也留书告别不知去向。

“大师兄,这地宫,我想应是雷严趁我不在琴川之时派人所建,为试药之用的。”

“试药?”

“上次匆忙,没有说得清楚。”欧阳少恭敛袖走至窗边,“青玉坛坛主这几年痴迷于炼药,对玉横更是渴求至极。我虽在青玉坛待过一段时日,却也不想他竟会用活人……”

陵越在一旁拿着玉横翻来覆去地看:“这就是玉横?我倒只在师尊的藏书中见过。”

方兰生伸手就去接,却被欧阳少恭一步跨回来抢了个先,似是有意无意地掠过那人的手指,从中剥下了玉横碎片。

兰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地缩回手。

躺在床上感受到了修罗场的屠苏皱了皱眉。

 

172.

陵越在方家住了几天,便准备回天墉城了。

方家小少爷死活不同意,满院子追着他嚷上次你刚来时答应了教我法术的不行你不能走,天墉大师兄看着自己衣袖上被捏出的一大团褶皱一脸无奈。

“兰生,天墉城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回去办,实在不能再拖了。”

兰生想了想,又雀跃道:“那你什么时候走?我也去准备准备。”

这话倒也奇怪。

陵越忍不住抿嘴:“你准备什么?”

“我准备准备……”兰生眼睛嘀溜一转,“跟你回天墉城啊!屠苏不跟你回去,我跟你回去不就得了,这样你也开心,我也开心,屠苏他自然就开心了。”

陵越的眸中带着笑意地看着面前一身明亮青衫元气十足的兰生,唇角也就抑制不住地温柔上扬。

何尝不想多见几面,多说几句。

哪怕笨手笨脚,哪怕嘈然聒杂,哪怕天天御搓衣板失败,也有一种骨肉相融的根芽在不知名的深处开出璨莹明媚的花。

只是。

方家。方如沁。

兰生。方兰生。

有时候执念,也不过是一个念想。真的就在眼前,却反而更加明白分别的这么多年,彼此身边两泽完全不同的水,轻易不可触碰,万万不能相溶。

 

173.

直到出发的前一天,坐在后厨发呆看着陵越端药过来的屠苏才像是想起了什么,推开了厨房的门。

陵越回身就看见了门后被绑了多天却仍有精力嗷嗷乱嚎的二师兄和天墉众弟子,也就有些不忍心地闭上眼睛。

“屠苏,这些都是你的同门师兄弟,这样做是否未免太过不妥?若是掌教真人知道……”

少侠坐回桌边低头看了看碗中的药,道:“师兄放心,没有下次了。”

 

174.

刚一被松绑,二师兄就咬牙切齿地扑过来,结果被大师兄一把拎住:“陵端,跟我回天墉城。”

二师兄一愣,随即也不管被揪住的后领就开始扑腾起来:“大师兄!我是受!掌教真人之命!抓屠苏回去认罪的!我不管!你这么护内啊不是护短!你偏袒他!你个双标!!”

屠苏重伤未愈,坐在一旁听着陵端神奇的断句,又看了看师兄和药碗,便抿着唇喝药去了。

陵端却挣扎得厉害,猛一用力就一拳朝屠苏挥了过去,结果还没碰到少侠一根头发,就被传说中的双标狂魔大师兄当胸一掌给拍了个四脚朝天。

天墉众弟子都惊呆了,张嘴刚想为二师兄说点什么。

陵越兀自站着没动,收回手,静静回头往这边侧脸看来,满是平淡的面颊上投下长睫微颤的黯影——

“陵端,天墉门规,任何门第中人不得向其他弟子动手。你可还记得。”

大家忽然也就不想再说什么话了,一齐望向地上的二师兄。

于是二师兄满心悲愤仰天大吼:

“大(双)师(标)兄(狗)我回掌(我)教(家)真(师)人(父)那里再跟你理论!!!”


--------------------------

学校半月假,终于爬回家……_(:з」∠)_

毫无质量可言的三连更达成【手动拜拜

评论(8)
热度(3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