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43

167.

苏雪兰铃被他吓得心肌梗塞。

“陵……陵越大哥,你会不会是……认错了?”

晴雪嗫嚅了这一句后,就再也不吭声了。

苏兰铃三人皆是沉默,陵越居然也意外地没有解释什么。

迷迷糊糊中所看见的是一回事,实际上愿不愿意相信又是一回事。

沉闷的地下幽暗而寂静,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冷了场子。

 

168.

鬼面人心平气和面无表情。

当然,戴着面具,本来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皮埃斯,寂桐除外。

只是他早有心理准备,既然找到的只是个赝品,那么真正的陵越那时候会在哪里呢?

螳螂捕蝉,黄雀……

他不着痕迹地一笑。

但是,我的陵越大师兄,最后的黄雀是谁,还不一定呢。

 

169.

陵越很确定,又不很确定。

虽然当时隔得很远,不过相貌,身形,大体还是认得出。但且不论他是从足有两三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又在地宫中迷了半天的路绕的有些找不着北。最重要的一点是,欧阳少恭从身后把他拖入暗道时,捂在他面颊上的手中的迷药。

他现在虽然斜提着剑立在空地中央,其实却不太站得稳。

他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人,已看过了千年的风浪,就像他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终点,会停在哪里一样。

鬼面人负着琴,渐渐地朝他走近。

陵越凝神看他,缓缓加重了握在剑柄上的力道。

空气在距离的消减间沉闷凝结。

 

170.

只剩两丈远。

陵越紧握的手中渗出薄薄的冷汗,鬼面人一点点地挪动脚步,屠苏屏息。

“嘭——!”

他脚尖微动,见前方一道清蓝剑气斩来,手一松,便消失在一阵突然爆开的白烟之中。

陵越正待要追,却看见欧阳少恭从旁边的一扇石门里急匆匆地赶过来。

“……少恭…?”

“大师兄?”欧阳少恭也似是一愣,道,“你在这里?”

“……”陵越语塞,半晌才憋出个下半句,“你方才……”

“我方才从西边的暗道里过来,看见青玉坛的人正往这边赶。没时间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不然怕是来不及了。”

陵越愣了半天。

半是怀疑这理由的可信度,半是搜寻记忆中的查漏,还有一些莫名的松气。

然后一抬头又看见欧阳少恭一脸认真焦急诚恳真挚的表情,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

这几节基本上是废话_(:з」∠)_就是想把这个脑洞圆回来交代一下后续……

结果智商不够导致有点扯【手动拜拜

评论
热度(22)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