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42

164.

这件事说来简单,细说也复杂。

然而这一遭太过突然,屠苏一行人虽讶然惊喜,鬼面人却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襄铃更是连连退至墙角,只想这个方兰生口中的“剑仙”不要看见自己。

其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陵越现在应该在哪里呢?

鬼面人真的低下头去仔细想了想。

在长廊尽头里,百炼精钢铸成的铁笼后。醉眠不醒,尸毒焚内。

——总之不可能会在这里。

他缓缓收起琴,抬眸看了看面前这个遍身一点酒气也无的陵越,遗憾地轻叹了一口气。

原来初下地道时走廊尽头找到的人,并不是同一个。

早知,就不浪费那枚解毒丹了。

 

164.

寻到凝丹长老,是猫妖答应的第一个忙,至于第二个忙,倒更像是个意外。

陵越本是请它与自己分头在地宫中寻找,——他相信,翻云寨中的僵尸,和这老宅中的妖气,必定有种内在的联系。

药。

可以使琴川村民异变,也可以下在自己那晚所喝的茶中。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就能破解全局。

但猫妖还是觉得自己被坑了,虽然得了传语卷轴,也得了盗版霄河,却万万没想到还有尸毒,和一碗被迫灌下的妥妥能激起尸毒毒性的酒。

那时它半摸索地走在一条暗色长廊里,忽而听见不远处传来机关运作石层裂开的闷声,又过了一阵子,它身后的一扇石门陡然开启。

然后。

欧阳少恭踱至它身后,它的身前是两碗琼浆。

 

165.

砾烟散尽。

陵越剑尖悬地,微微侧过脸问道:“屠苏,你怎么样?”

屠苏早已脱力半跪,经方才琴音爆震,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如烈火燃烧般,全靠焚寂插入坚石来维持身体平衡。

但此时听得他问,便顿了一顿,随即抬头道:“我没事。”

风晴雪:“……”

襄铃:“……”

被遗忘了的方兰生在一旁暗自跳脚怒刷存在感:

“木头脸你醒醒你收敛点啊喂!你酒窝都出来了你自己知道吗还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了!!身为一名伤员你这样真的好吗喂!!!”

 

166.

陵越听得他说无事,也就稍稍松下一口气。而后握紧手中霄河上前几步,蹙紧眉心望向面前的鬼面人:

“摘下面具。”

“……欧阳少恭!”


评论
热度(22)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