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34

133.

江都有个地方叫做花满楼。

烟柳之巷,风月宝地。

千年之后有位公子也叫花满楼。

有匪君子,温润如玉。

传闻花公子曾与一挚友共闯青衣第一楼,那里也有错综复杂的迷宫,也有墙上的大字,也有特别的香气,还有两碗酒。

但陵越的情况却比双目失明的花公子还要糟糕得多,他不但酒量不好(或者说没有根本就酒量),而且还发作了尸毒。

更要命的是,四周暗匣渐出,隐约可见万箭在弦。

陵越勉强拔剑,抵住时不时射出的乱箭,却毒发突然,不免脚下虚浮。

“……少恭,你先走。”

欧阳少恭亦曾在天墉城住过一段时间,深解陵越的心性。方才自己刻意在他腰间收紧的手竟没让他察觉出半分旁的异样来,只怕也只有心纯志净的陵少侠才能干出这事儿了。

更何况现在……?

他依言走出对方的视线范围,却在拐角处悄悄停住,暗眼去看。

却看见陵越忽而一个不稳,就如同全身脱力般软倒下来,机关弦动,乱箭也同时停下。

早知尸毒会发作,那么先前掩住他口鼻时轻微的一点迷药和现在的毒香,看来反倒都是自己的多此一举了。

欧阳少恭一挥袖,不大不小的空间里的香气尽皆消散。

他走回去抬手扶起那人,千辛万苦地拖到墙边让他坐着,起身拿起另一碗酒趁他神智迷糊的时候喂下。

欧阳少恭的动作一向都不拖泥带水。

顿了顿,他终究还是又从怀里摸出一枚解毒丹给他服下。

站起身拍了拍陵越的肩膀,后者闭着双眼,全无反应。

于是他勾起嘴角,转身走出十步,回头看看身后已毫无知觉的人,缓缓伸手在石道旁的一个石台上轻轻一按。

“轰”的一声响,空中突然落下一个巨大的铁栏,封闭了整个长廊尽头。

 

134.

“百里屠苏!你有种放开我单挑!”

屠苏冷冷地看了陵端一眼,又扫了一眼屋内已经闭目养神的其他师兄弟们,把短刃收了起来。

“那是掌教真人给我的!我的!”

屠苏走到一旁给猪脚汤添柴。

“你杀了肇临不敢认罪还把我们绑在这里,分明就是心虚!”

屠苏动作一滞,手中的木柴停顿在半空中。

晴雪见状忙道:“苏苏……”

屠苏抬手止住她。

欧阳少恭从门外跨进来。

 

135.

十秒后。

“师兄?你见到师兄了?”屠苏不顾陵端还在一旁大喊大叫,手里还拿着劈开的柴猛然站起身来,“他在哪里?”

“在我那间旧宅里。”欧阳少恭道,“你昨日说屋内有异样,我便回去看了看。不想却看见大师兄……”

屠苏本来握紧了拳,满手心都是汗,听见他一停顿,忙道:“师兄他怎么样?”

欧阳少恭摇摇头:“东屋里有一个地道,下面很是复杂。师兄他……”

然后如此这般。

屠苏二话不说就往外走,晴雪拉住他:“你去哪?”

屠苏目不偏视,眸光湛湛:“去找师兄。”

 

135.

山间。蝉鸣。风叶。

无聊透顶。

方兰生趴在一块平石上哼唧,襄铃趴在另一块平石上一起哼唧。

“陵越大哥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回来又有什么用,你刚刚把肉烤糊了别以为我没看见。”

“我那不是忘了吗。”方兰生一拍石头,道,“诶,要不襄铃,我们两个下山吧,我带你吃东西去。”

“不行我答应过他要留在这里的。”

“嗯……”方兰生咬了咬唇,说,“没事,我们吃完了再回来嘛。我带你去吃饺子?包子?”

小狐狸迟疑了。

方兰生又道:“对了,我知道狐狸爱吃肉,我带你吃肉去。”

小狐狸噌的一下站起身:“要走快走啦你哪儿那么多废话!”

方兰生:“……。”

琴川虽向来热闹,也不免因这几天的人口失踪案而多了几分恐慌。

兰铃下了山,进了琴川镇,一路走过了四五家茶馆,五六家包子铺,六七家饭舍。

襄铃一把拉住他:“不是说……”

“我想先给我二姐说一声,”兰生挠挠头,“我这次是偷溜出来的,我不在家,我二姐肯定着急了。”

小狐狸正想说些什么,忽而听见屠苏的声音传过来:“兰生,襄铃?你们怎么在这里?”

“屠苏?少恭?晴雪?”方兰生蹦跶过去,“你们怎么在这儿?”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晴雪轻咳了一声道:“我们要去找陵越大哥。”

襄铃“吓”了一声,忙捂住嘴。

方兰生愣了半天,才道:“要……要不等我买完肉我们一起回山里去等?”

恭苏雪三人:“……小兰/兰生多半有病。”


评论(2)
热度(37)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