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33

129.

“快点啊呆瓜,饿死了……”

“好好好。马上就好。”

方兰生蹲在山洞外一边手忙脚乱地往土坑里扔柴,一边捂着鼻子在一片烟熏火燎中咳嗽。

襄铃又不忍心了:“你别忙,歇会儿吧。我……陵越还没回来呢。”

方兰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坐下来,道:“刚刚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还骗我说他不是修仙之人嘛,怎么,这下又说实话了?”

说着咧着嘴朝襄铃那边挤了挤眼。

襄铃无语,半晌才瞪他一眼:“要你管!”

小狐狸说着悻悻回身,去各个上山径道上张望。忽而想起方兰生昏迷时和猫妖聊天,聊着聊着,猫妖开始盯着方兰生的脸久久不说话,呈放空状。

当时襄铃有些愤愤不平地拍了他一巴掌:“看什么看啊,重色轻友,我就不该信你那什么猫狗本一家!”

“陵越”被她拍得一愣,偏过头来呆着瞅了她半天,才说:

“……不是,我现在用的这个身体让我有种感觉。”

居然说话说一半,襄铃更生气了。

但她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什么感觉?”

“陵越”停顿了许久,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又去看方家小少爷搭在冰冷青石上的蜷起的手指。

然后,他缓缓地把掌心的温度覆了上去。

“血脉相连的感觉。”

 

130.

血脉相连,陵越并非不知。

但知又能怎样?

昨天,他掸了掸衣袖上的尘土,看着猫妖连跑掉带跳地逃出房间,然后起身谢别了凝丹长老。

猫妖化成人形看着终于魂体归一的陵越,似是不经意地对他说起这事。

“你打算跟他留在这里,还是带他回天墉城?”

“……”

他讪讪地移开眼睛,翻遍了脑中的每一个角落,却找不到一个能说的词语。

兰生。方兰生。

「我知道,你在教中还有很多正事,不要让兰生耽误了你,那样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方小姐,我……」

「能得少侠相教,是兰生的福气。只是我们方家是一脉单传,并没有仙缘。」

「……也请少侠,不要再给他无谓的希望了。」

……

猫妖奇怪地看着他,像是还在等着他回答,回答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

去或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若能想开,若能放下。

若能。

陵越垂下眼睫笑笑。

“我们走吧。”

 

131.

欧阳少恭在半空中晃了晃身形,飘然落地。

空中碎石烟尘弥漫,本就没有光亮的暗道里显得愈发伸手不见五指。他四下环顾,又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只有一人大小的洞,不由得愣了一下。

青玉坛设的这是什么机关?坑个人还不一起坑,非得分着来?

欧阳少恭想着,陵越又会掉到哪儿去呢?

听屠苏说陵越擅长迷路,可别给丢了。

他把手搭在石壁上,在看不见路的暗道里一点一点地走着。暗道的尽头是一扇门,门的后面又是一个长廊。

陵越站在长廊尽头里,面前摆着两碗酒。

 

132.

墙上依旧刻着一个大字。

“喝”。

其实按照一路走过来的经验,听这些字的话总是没错的。然而这一次,陵越不得不犯难了。

欧阳少恭走过去,陵越转过头来看他。

酒是好酒,青玉坛出手也很阔绰。

但欧阳少恭知道,他曾问过尹千觞到底给猫灌了多少酒导致变成当时那样烂醉如泥的景象,结果大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了看腰间的酒壶,说:“就灌了一口。”

尹千觞从不骗人,说灌了一口,就绝不会多一滴。

常年在云雾缭绕清气鼎盛的昆仑山天墉城修仙辟谷的大弟子,确实是滴酒不沾的,酒量也就可想而知。

欧阳少恭端起那碗酒,也看了陵越一眼。

这里有一种特殊的香气,他们站在这里多时,都已有些泛晕了。

香气是毒,而酒便是解药。

欧阳少恭仰头一饮而尽,放下碗时却见陵越嘴唇苍白。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忙抬手扶住他:“大师兄,你怎么样?”

陵越咬紧嘴唇,眉心皱起,似已连站都站不稳了,却只是摇摇头。

欧阳少恭心底生出异样。

不对。

这不是青玉坛的迷魂香。

——是尸毒。


评论(17)
热度(3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