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32

125.

陵越的第一反应是想问“青玉坛?那是什么?”,但是由于身后那人双手都太用力,没开得了口,那个疑问句就变成了黑暗中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哼熄灭在喉咙里。

偏偏那人好像还全然没有察觉,与他几乎是完完全全地贴在一起。看着岔口外忽闪忽现的火光,陵越觉得自己全身都要渗出汗来。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欧阳少恭才终于放开他。

他呼了一口气,单手支撑在墙上,感觉一阵眩晕。

是的,他有点缺氧。

当然他不会知道“缺氧”这个词是怎么回事的,他只是迷迷糊糊地适应了一下唇上钝钝的痛感,揉了一揉,然后听见身后退开一步的那人温声道:“抱歉,刚刚一时紧张,失了力道。大师兄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看看?”

他勉强回头看了看——虽然在一片漆黑里也看不清——,之后礼貌性地微一点头,低声道:

“无碍。”

 

126.

二师兄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就要不好了。

屠苏依旧高冷帅气地坐在不远处的一条长凳上,研究着掌教真人给的法宝,而风晴雪在他旁边继续煮着那锅罪魁祸首猪蹄汤。

再看清一点,只见他和师弟们零零散散地坐了一屋子,放眼望去除了五花大绑再没有别的姿势。

于是二师兄刚刚睁开的眼立刻就闭上了,心中悲叹一声,想起很久以前天墉城那些日子里,阿翔被绑在厨房的柱子上哀鸣蹬腿的样子。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应是如此了。

 

127.

“青玉坛乃是一修仙门派,坛主名叫雷严。”

“修仙门派?”

“也不尽然。”欧阳少恭缓缓道,“这青玉坛在江湖中早有名声,但亦正亦邪,旁门左道也是不少。”

两人边说边在黑暗的岔道里摸索前进,走不多时,一抬头又望见石壁上写着一个大字:

“停”。

陵越不说话,俯身从地上捡起枚小石子,手腕发力,朝前方掷去,只听得碎石落地,几乎同时从两侧开匣,“嗖嗖”破空弹出乱箭来,把地面射成了刺猬。

两人一齐倒吸了口凉气。

“我倒在青玉坛待过一段时间,”欧阳少恭望向身旁目光煜煜的陵越,“雷严这人的脾性,也还真是阴险狡诈,不容旁言。”

陵越点点头,思忖了一下,就紧握着霄河剑转身走进大字下一条宽而曲折的甬道。

欧阳少恭跟了过去。

 

128.

两人就一同在甬道内走着,越走越窄。

“说起来,陵越大师兄为什么会在这里?”欧阳少恭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陵越往身边的石壁上侧了一下头,道,“教中有急事,便回了趟昆仑。来时感觉有妖气,便循着一路过来。”

少恭似是抿嘴笑了一下,语气中带点怪责之意:“大师兄,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不辞而别,大家都快急疯了。”

陵越正想着如何应答时,刚刚想到一句“事急从权”,还没来得及说,忽而脚下一陷。

他心中一沉。

地面猛然坍落,石块纷纷剥离,凭空裂出一个大洞。一时间封闭的甬道内震得隆隆作响,分不清是岩层断裂还是回音。

欧阳少恭只觉得身旁那个影子忽而消失,然后,

重心失却,他也掉了下去。


评论(8)
热度(37)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