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29、30、31

113.

玉横碎片洗却了泥土,散发出独有的玉青色幽光。

久无人来的老屋中寂静得连风都没有,陈旧残缺的桌椅上落满灰尘,不大不小的院子里荒草深深。

屠苏却能感觉到一股股不同寻常的气流在院中央枯死的古树上封盘旋呼啸,只是很轻。

他盯住欧阳少恭手中的玉横,少恭抬眸注视这间没有声音的老屋。

然后他喃喃:“这便是……少恭所找的另一玉横碎片?”

这么大一块还好意思叫碎片。

欧阳少恭神情凝重,缓缓点头:“不错。这正是那日我在翻云寨对你说起的,可吸引天地灵气的玉横碎片。可将方圆百里的灵力聚集后转化与自身修炼,亦可起死回生。”

晴雪道:“或许这里的妖气,就是被玉横吸引过来的?”

说着就望向屠苏。屠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少恭收起玉横,向四周打量了一圈:“既然此地妖气缭绕,便暂时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回方家后,再想对策吧。”

“嗯。”

 

114.

凝滞的空气中多了几分压迫感。

“陵越”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放下刚刚抬起的脚,咬着唇憋了半天。

“我……我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谁知那猫看着他,爪子在漆红的灯柱顶端轻轻一拍,半空中就浮现出一道金色卷轴:

“不用。”

他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

是了,在他悄悄跟踪的时候,对方也早已注意到他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猫顿了顿,略一颔首。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他看着空中刷新了的卷轴,怔了半晌,不知怎的却忽而想起当年烟云起落,霄河剑带着一阵紫光劲风骤然劈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不由得脱口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人了?

那猫似是有些诧异地看了看他。

……然后?

“然后,我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

“……”

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比对面那只猫更诧异。

 

115.

身为一只猫妖,他很后悔当年去了那个村落,待的时间太长,招来了天墉城的人。

身为一只猫妖,他很后悔为什么那天要去方家溜达,又正巧看见魂魄离体命悬一线的天墉弟子。

身为一只猫妖,他很后悔为什么要来搀和这档子事儿。

其实他最后悔的就是他今天出了门,没撞见黄道吉日,撞见了陵越。

还脑子发热答应帮他忙,还两个。

他深吸一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大步上前拦下那个拿着拂尘的道者。

“请留步。”

那道者冷冷地瞥过一眼来。

他只觉得头皮发麻,但还是不得不继续开口:

“凝丹长老。”

 

116.

凝丹长老心里苦啊。

前些日子在昆仑山上听得琴川有千年灵芝,爱岗敬业如他便扔下炼丹炉连个请假条都没给掌门打就下了山,一路舟车劳顿的好不容易到了,连晕车都没顾得上就进深山翻了几天,却不见灵芝踪迹。

结果昨日刚回到琴川镇上就得知那只是谣传,他立时气得差点喷血三丈。

谣传?谁干的?!

我要是没被这谣传骗下山,掌门前几天能跳天台?!

凝丹长老很想掬一把老泪。

涵素,对不住啊。

……

现在他来看看面前的一人一猫,想想事后才打听到的“只有西部昆仑一带有灵芝谣言之说”的真相,凝丹长老恍惚明白了什么。

看见这等情形,心中一惊,这气也生不起来了。

但他不会承认,所以他装作皱起眉看着地上那只灵猫,一字一顿地警告道:

“陵越,下次有话直说,否则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让陵端来给我送药材,也要罚你抄书三千!”

 

117.

翌日。

百里少侠正以一个豪迈帅气的姿势坐在长凳上乘凉。

晴雪在一旁用闷锅熬猪蹄汤。

其实晴雪本来是想烤虫子的,被方家众人哭天抢地好劝歹劝,才换了个原料,也换了种做法。

少恭不在家。

二姐难得放松一下出门找鱼线钓鱼。

鱼线,又名,千年冰蚕丝。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这么个中二名字。

 

118.

屠苏抬头望天,望见阿翔扑腾着翅膀飞过来。

“……你太胖了,五花肉,改天吧。”

谁知这次阿翔不但没有垂头丧气地炸开翅膀就飞得无影无踪,反而挺起胸脯,“咕咕咕”地在百里少侠面前耀武扬威地走了两圈,神气地一抖尾巴,亮了个相。

屠苏这才发觉阿翔的脚上绑了一条小小的布帛。

他伸手去拿,阿翔后退一步。

屠苏无奈,喂了一块五花肉。

阿翔吃完,扑闪着躲开再次伸过来的手。

屠苏再喂了一块,阿翔咂咂嘴,偷眼瞧着,又往后挪了挪。

屠苏一拍桌子:“你到底给不给!”

阿翔惊叫着飞起,飘落下几片羽毛,结果还是被屠苏一把抓回来。

“今晚吃鸡丝粥。”

阿翔哀嚎。

 

119.

荒落而无声的小院里,空得很。

东面第三间屋,向西角落里,循着妖气跟过去,移开已落满灰尘的古旧木箱。

一个地道入口赫然呈现在眼前。

他甩袖挥开弥漫的尘烟,往下探了一眼,便打着火折子跳了下去。

长廊中黝黯而静寂,手上的火焰在落地带起的轻微回音里飘渺明灭。

这里很安静,安静到喧嚣。

怨灵的喧嚣。

他缓缓地迈步,仔细地感知着周身是否有机关扣弦的声响。

然而没有。长廊不到一半,他侧脸看见墙上写着个大字:

“拐”。

停下来看着那个字,他又看了看那个字下面黑黝黝的一个岔口。

仿佛深不见底。

于是他就没有听,回过身去朝原来的方向继续走下去。

然而只迈了一步,便听得身后风声乍起,有人从他身后一手灭掉了火折,捂住他的嘴把他拖到了岔道里。

正待挣扎,忽而听得走廊尽头传来零落的脚步声,耳边有人低声问道:

“陵越大师兄?”

他便顿住了。

……欧阳少恭?

 

120.

众所周知,二师兄是个不靠谱的人。

比方说,只要捉妖行动有他,就没有一个是不砸的。

再比方说,他曾经给凝丹长老送药材的时候,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抽了一下拿错了药,致使凝丹长老炸了炉子。

所以二师兄是怎么当上二师兄的,至今还是天墉城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话说回来。

当百里少侠缓缓展开那条布帛,看见上面写着“屠苏,陵端已带人在方家外,务必小心”的时候,心里叹了一口气。

师兄,你如今究竟怎样?

若有事,为何我寻不到你?

若无事,为何避我不见?

屠苏阖上眼睛,却又在下一秒猛然睁开。

——躺尸整整一天的天墉众弟子们,在二师兄的带领下光荣上线了。

“屠苏师弟,上次让你侥幸逃了,”陵端满脸嘚瑟地抱胸,“这次,你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屠苏站起来没说话,在心里怀疑了自家师兄的属性。

上一秒提醒,下一秒踹开门。

怎么说什么来什么啊。

 

121.

本来想去找少恭再商议一下下一步对策的想法也泡汤了。

屠苏皱紧眉头,喝道:“陵端!你不要欺人太甚!”

还蹲在地上给锅子烧火的风晴雪也从他们身后站起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众弟子早在二师兄身旁一线排开呈人墙状,已是决意要堵住屠苏了。

二师兄笑道:“干什么?当然是把这个畜生抓回天墉城,杀人偿命了!”

话音刚落,二师兄反手就抽出法宝,转身运势,短刃便带着幽光凭空向屠苏突刺而去。

屠苏也张开防护抵御,只觉掌教真人这次给的东西太厚道,抵挡得有些吃力。

晴雪匆匆跑来,他顺了好几口气,方咬牙道:“晴雪,你先离开。”

可偏偏今天天气奇怪得让人不正常。

晴雪见都是天墉法术自己插不上手,又不想就这么扔下屠苏跑路,就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茶壶往二师兄那边一丢。

能砸晕就好了。

当然幸运值还是不够,茶壶边飞边往外甩水,还没飞到二师兄头上的时候就被陵川翻手打偏了路线,“哐啷”一声碎在了闷锅上。

“——轰!”

锅炸了。

 

122.

青天白日,一声巨响。

陵端好奇,觉得手上法宝攻势渐佳,便不由得回头去看了一眼。

看见一个猪蹄。

看见一个飞舞的猪蹄。

定睛一看是一个朝着自己飞舞的猪蹄。

再定睛一看是一个飞舞的猪蹄而且已经飞到面前了。

“嗷——!”

一个猪蹄,一眼万年,砸在脸上。

修罗场被破,短刃叮当落地,苏雪二人被气浪逼得后退两步,同情地看着被猪蹄各个击倒的师兄弟们。

晴雪感慨:“苏苏,我觉得我烧的猪蹄也挺好的,你觉得呢?”

屠苏默默地点点头。

 

123.

陵越想说话,可他说不出。

欧阳少恭贴着他身后,一手从胁下绕过来勾住他,另一手则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两人躲在幽黑的小岔道里听着走廊另一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因为不能有太大动静,所以陵越不能用力去挣,虽然他觉得就这样被整个人圈在怀里好像总有哪里不对。

“陵越大师兄,许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儿?”

欧阳少恭还在压低了声音问,手上的力道却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的愈发加重压紧,陵越怎么也无法将那句“你先放开我”说出来。

他只好费劲地用手去推开欧阳少恭,但思及对方是个不会法术的医者,又不敢推得重了,一时推来搡去竟是做了个无用功。

 

124.

欧阳少恭当然比他要自在得多。

他这日未去药庐,却来自家旧宅探查,自然而然地发现了东面第三间屋向西角落里被移开的木箱。

他往下看了看,觉得里面恍若有火光,便也纵身跃了下去。

然后借着前方的火光,看见了淡色外衫,深紫发带,和一晃一晃的小马尾。

虽然奇怪寻找了多时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欧阳少恭还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他在暗,陵越在明。

只不过这个“陵越”是不是真的呢?

这么想着,正巧走廊尽头有隐隐橘红色闪现,欧阳少恭便做个顺水人情,悄无声息地跟在他身后,然后一把把他抱进暗道里。

感觉黑暗中那人挣了两下,听见长廊内动静后便安静下来,欧阳少恭心中暗笑,声音却还是低声关切地询问。

好近。

长长的发带搭在自己肩上,在一片漆黑里甚至能感觉到他紧贴着的脊背上淡紫外袍绣有的流云纹样,手上半是中衣的柔软质地,半是更深一层的纯白绸缎,在腰间紧紧勾着。

陵越穿衣一向如此,里三层外三层,把修仙多年的身材通通遮掩住,这一下却被欧阳少恭制得不能动弹。

陵越正想再推开一次试试看,忽而岔口外火光闪现,两个身着深蓝的人从他俩面前走了过去。

耳畔传来少恭的喃喃:

“青玉坛?”


评论(28)
热度(38)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