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27、28

105.

那年。

连夜出关的执剑长老昂首立于凌天阁内,已被他治疗过妖毒的天墉城大弟子跪于阶下。

殿内安静,昆仑山间溪水,花木馨香。

师尊并不说话,陵越自也屏住呼吸不敢多言。

良久。

紫胤真人缓缓把视线从天云混沌处收回,温言道:“陵越。”

“…弟子在。”

“你今次下山,因何无功而返?”

陵越俯首,低声道:“弟子不察,本已制住妖物,但……”

紫胤低眸看他,却仍是面向阁外千山,神情平淡:“但什么?”

“但……”陵越抿唇,顿了一下方道,“妖物拼死挣扎,自辩并未害人。弟子一时迟疑,不想正被所趁,还险些累及师弟,因而……”

紫胤真人本没想打断他,奈何他声音越来越低,像个犯了错的孩童一般说到最后竟没声了,便徐徐问道:“那你收妖之前,可曾将情状探知仔细?”

“弟子只与师弟等寻访过数家村民。”他声音艰涩,“并未有人曾看清过那妖类面目。……恰逢一阵邪风吹过,便追了出去。”

“妖佞虽久为世人诟病,但其中不乏善类,况且众生之道本就自有道理,若为恶,我辈自不应心软,更不可手下留情;若不为恶,原当互不相扰。”紫胤转回身去,语气冰冷,“而你,遇事不察,遇人不省,妄言妄动,”

执剑长老一掸袍袖,淡淡道:

“此类事日后不可再犯。去洗剑池半月,反省思过。”

陵越跪在阶下,看着光滑晶砖上的倒影,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是。”

 

106.

小狐狸安顿好方兰生,回头看见“陵越”正把长发绾了个丸子,指尖微微牵引,深紫色的发带便顺着小马尾搭下来,垂在半空中。

“你要出去?”

“嗯。”他应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走。

“又去看他?”

“对。”

襄铃看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顺口问道:“诶,对了,你那天跟我说以前差点把你收走的那个人,他真的是冤枉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趁方兰生还昏迷着,他也懒得保持形象了,“我要是当年没骗他伤他,现在还在这里凑什么热闹。”

襄铃不自觉后退一步,避免被鬼畜笑的音浪撞在地上。

 

107.

琴川大街小巷,人息攒动,热闹之极。

灵芝谣言虽逐日消散,但源源涌入的人流还是给琴川的旅游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琴川一枝花忙成了天女散花,二姐的账本也从一月两本进化到了半月一本。

什么?你说没有变化?

……二姐病了嘛。

总而言之,小小的琴川内人愈发多了起来,就像一泓激流闯入了一潭镜湖,荡开了波浪。

——琴川有一户人家不见了。

一夜之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

屠苏看看欧阳少恭,少恭看看二姐,二姐低下头。

当然。

对他们来说,一般发生这种集体失踪事件的时候,失踪人员里总是少不了一个方兰生的。

 

108.

“陵越”出去不到一炷香时间,又呼地一下从洞口飞回来。

小狐狸好奇:“你一天到晚的不嫌累啊?”

“陵越”言简意赅:“累。”

然后他看了一眼方兰生,取了霄河剑就准备再走。

这个时候,方兰生醒了,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看了看身边的襄铃,又“嗷”地一声动了动落枕的脖子抬头看他。

他皱起眉,嘴边噙着微笑,神情间与原来的陵越面对兰生时并无两样。

 

105.

山间万籁俱寂。

隐约能够听见石壁上淅沥的水声,和衣料间细微摩擦的声音。

兰生抱着陵越的腰死不松手。

陵越皱起眉头抿着嘴居高临下地瞪他,方兰生不甘示弱地反瞪回去。

襄铃看不下去了。

“喂,你们两个干嘛呢?”

陵越说我要出去一趟,说完就想往外走。

方兰生大嚷你不许走你别走了到时候又丢了,说着就把他抱住拖回来。

陵越说我有急事。

方兰生又嚷陵越大哥你有什么急事我陪你去。

陵越说琴川要出事了我得再回去看看。

方兰生仰头看着他说那我更要跟着你了。

陵越叹了口气,手上连个诀都没捏就化作一道光裹着霄河剑飞走了。

方兰生望着忽然空空荡荡的怀里发愣。

襄铃只好用几乎为零的存在感默默捂住自己的眼睛。

 

106.

“陵越”出了山洞,进入琴川,落在被正午的阳光炙烤到发烫的砖瓦屋顶上,阿翔扑棱棱飞过来跟他打招呼。

“……别想。”“陵越”侧头看了它一眼,笑道,“那次他是带你跑过了整个琴川才给了你一块五花肉的吧?那我就更不可能会喂你了,死心吧。”

阿翔尖啸着扑棱翅膀表示抗议,“陵越”眨眨眼睛,收敛了笑容,开始低下眸子去看身下院内的情况。

……奇怪。

早上那会儿还能感觉到这院子里的人有异变的先兆呢,现在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难道。

莫非。

他心底一寒,却忽然看见一个金色袍角及地的人从门外缓缓走入。

他再一想起自己如今占用的这副身体,说不定正是面前此人正在寻找的,瞬间更是如堕冰窖。

欧阳少恭微微转身,似有抬头之意。

——来不及了。

 

107.

院内寂静,墙边荒草无风自动。

欧阳少恭顿了一下,微微侧脸朝墙根望去,奈何这院内已多年无人打理,一片足有三尺高的深草内哪里看得出什么蹊跷?

再待一抬头,屋顶上自然也早已空却。

欧阳少恭垂下眸子,似是了然,又带些不解。

屠苏与晴雪从门外追进来,先四下望望,方道:“少恭,没事吧?”

少恭摇摇头,从袖中取出玉横,道:“是我想错了,兰生不在这里。”

晴雪疑惑:“这里是……?”

“哦,”欧阳少恭回身,“这里是我在琴川的老屋,我外出云游多年未归,这里也就没人打理。”

屠苏忽然道:“这里好像有妖气。”

欧阳少恭不语,缓缓环视四周旧宅。

晴雪睁大眼睛看了看屠苏,背着手在院里连蹦带走地看了一圈,忽然踉跄了一下。

她低头看了看,看见泥土中隐约埋着什么东西,便蹲下身去把周围的砂砾碎石都扒开。

于是众人的视角内渐渐浮现出一块玉色碎片。

三个人都愣住了,少恭尤是。

寻遍天下都寻不着的玉横碎片竟就在自家屋里,这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人算不如天算天有不测风云的荒唐感。

也真是醉了。

 

108.

“陵越”一个闪身,又回到了琴川郊外。

他深呼了一口气,摆正了一下被甩到肩上的深紫发带,倒没敢回想刚刚的惊魂一刻。

他想起的是山洞里被他扔下的兰生,说不定这会儿又在和襄铃一起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正抬起头准备走,就看见。

路旁火红的灯柱上。

蹲着。一只雪白的。

灵猫。

“……”

他迈在半空中的脚就这么硬生生地顿住了。

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灵猫居高临下看着他,眸光澈然,还是当年从天而降时那份身可凌云的气概。

他忽而思及方才之事,脑内仿佛突然点通了什么。

——他以为一直掌握着这身体真正主人的行踪,却不料一切行动早已被察知,还反被相救的那个人,

竟是他自己。



 ----------------------------------------------- 

 最近卡文卡的真心厉害_(:з」∠)_

 谢谢每一个评论点赞的小伙伴QAQ 

 最后我想说天墉法术都是要捏诀的,而且霄河剑认主,魂不对是没法儿人剑合一的只能带着走_(:з」∠)_ 就这么个莫名其妙的设定忍不住解释一下【。 

 ……真为治己开学后的语文担忧

 大家晚安。

评论(14)
热度(4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