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25、26

97.

方兰生抱紧了陵越的胳膊,拽住,扣死,就是不松手。

陵越没什么反对意见地看了看他,兰生也偏过头去看他,不看还好,一看正好看见他酒窝浅浅,带着长长睫毛的一双眼睛,在极近的距离里朝他眨巴眨巴。

这次连那句“你放手”都不用说了。

兰生白眼一翻,直接倒下去。

哎。

好色慕少艾,人之常情。

你说是不是?

 

98.

陵端一行人于丑时悄悄翻窗而出,离开客栈。

二师兄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带伤上阵,“啪”地一声推开窗子,纵身一跃。

“吧唧!”

陵川慌忙跑到窗户边上往下望,看见了呈“大”字状躺尸在街上的二师兄。

“我我我马上就下去扶你啊!”

陵川说完也蹦下去,不幸正巧砸在二师兄身上。正想爬起来,陵孝陵阳陵隐等人从头顶接连落下。

“嗷嗷嗷嗷嗷嗷嗷!!!”

看来报个二级伤残是没问题了。

最后剩下了陵卫一个人孤零零地扒在窗台上忧伤地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顺着窗外的人肉梯子爬下二层楼。

他蹲下来看了看陵端的情况。

万万没想到,掌教真人的那句万古长青,还真是一语成谶。

……

“二师兄。”陵卫拽起扑街一地的师兄弟们,拍了拍他,唤道,“二师兄?”

二师兄装死。

“二师兄,快起来了。”

二师兄哼唧。

“二师兄,再不起来客栈掌柜的可就要来了。”

二师兄一蹦而起,飞奔绝尘而去。

 

99.

襄铃把兰生扶起来,背靠在山壁上,嗔道:“你何必戏弄他。”

“陵越”无辜地眨眨眼:“我没有,那日刚见到兰生时,他确实笑得比较多啊。”

襄铃看了看兰生,又歪着头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喃喃道:“……我觉得还是去找屠苏哥哥的好。”

“为什么?”

“自古狐猫不一家。”

“陵越”噗嗤一声笑出来,却还是抿着嘴略微低头:“嗯,狐猫确实难得是一家,不过猫狗倒很常见。”

“猫……狗?”襄铃满脸不解。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狗的?

 

100.

欧阳少恭忽的站起,捂住被猫尾甩过的半边脸。

陵越瞪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炸了毛。

两人就这么对峙了一会,又一会,已是寅时了,夜晚的风软软地吹过来,吹起颊边垂下的刘海,吹淡空气中的火药味,吹平炸起的毛,吹起了两人的睡意。

欧阳少恭正考虑跟一只猫对视那么长时间是不是有损自身形象和要不要回去睡觉的时候。

药扑锅了。

“……”

猫甩一甩头,跳下桌子便准备走,被欧阳少恭拦住,说我煮了这么久的药了你好歹喝一口再走。

陵越没表态,于是少恭又说,放心,都是一些有助于解毒的药。

他差点就说,“师兄,莫非你不信我?”

其实陵越在天墉城时,对他是有怀疑的,但后来慢慢地接触多了,看他对屠苏事事关怀亲力亲为,反而对自己原来的想法有些犹疑。

可,戒备,却一刻都不曾放下。

 

101.

百里少侠以阿翔太胖为由,已拒绝喂食两天。

阿翔只好自己出去觅食,感觉日子又回到了屠苏关禁闭那阵子,给自己掬了一把伤心泪。

你若再回去,可千万事事注意,莫要再于师兄弟们处不好,莫要再被关禁闭了。

最重要的是,莫要再忘记喂食,自己每天辛辛苦苦地飞来飞去,一定要每天一顿五花肉,欠人工钱可是不好的。

 

101.

那日之事是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陵端从村民处打听到妖孽去向,便带了肇临陵川等人急匆匆赶往山涧,誓要立个头功,回去也能在掌教面前得个表扬。

二师兄所求不多,然而造化弄人,偏偏是这一点小小的幸福也不给他。

他们中了猫妖的圈套。

那妖被天墉众人逼得已无退路,干脆把他们引过来关个上不见天下不见地。

结果计划成功,刚准备逃之夭夭的时候,陵越从天而降。

“妖孽,还想跑!”

它吓得差点七魂散了六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嚷:“你们凭什么收我?我又没有害人!你们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让不让妖活了?”

“……你怎么证明,你没有害过人?”那时陵越的声音和他的剑锋一样清冷。

猫妖不服气地看着他:“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说那些人是我害的?仅凭村民的一面之词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陵越一愣,那妖已就地翻起一爪,一转身便逃了个无影无踪。

再追也来不及了。

盲目信任,不分时宜,不察真相。

当年掌教虽未罚他,却还是被连夜出关的执剑长老给责去洗剑了。

 

102.

药是好药,却足以苦到让人三天都尝不出别的味道来。

猫从方家矮墙上轻轻跃下,在快要落地时四肢撤力,悄无声息。

身为一只猫最大的好处,只怕就是便于掩藏行踪了。

陵越不禁想从前遇见过收走过的妖,不知当时都以哪里为家。

亦或是,没有?

然后他走过一个拐角,忽然明白了自己刚刚的问题。

——他看见了方家大院外深草地上睡得横七竖八的师弟们。

 

103.

说好的潜伏呢?二师兄?

陵越默然地站了一会,思考了一下人生。

屠苏尚不同意回天墉城,琴川之事未完,下药之人不明,天墉城里有一大堆事务等他回去处理,现在还在这里看见了凄凉无比的师弟们。

陵越的心情十分复杂。

但现在,这些事他一件都管不了,因为他要去见一个人。

醉酒误事,他已经迟到了。


评论(13)
热度(41)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