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8、19

69.

琴川郊外。

二师兄已和方兰生打作一团,不用法术,纯粹肉搏,没有智商,只有蛮干。

方兰生左勾拳,二师兄扫堂腿。

二师兄掏出包子,方兰生举起搓衣板。

方兰生说不就是个姑娘吗男生女生有什么要紧,二师兄说你刚刚还冲过来打人呢你好意思说这话。

最后二师兄被天墉众弟子死死架住,方兰生被苏雪二人拖走。

二师兄大喊一声你们伤了人就想走,都不许走!

晴雪说苏苏我们走吧这些人根本不讲道理的。

屠苏放开还气得直蹦跶的方兰生,认真地看了看晴雪,又回头看了看陵端。

然后他说。

“襄儿,你看错剧本了,我们重来。”

 

70.

陵端擦了一把嘴角处并不存在的血丝,厉声道:“屠苏,你杀害了肇临,还不跟我回去伏法?”

屠苏皱眉,声音压抑:“我没有杀肇临,休要再逼我!”

陵端冷笑一声:“就知道你不会束手就擒,掌教真人特地让我带了法宝下山,拿你回去!”

说完就从怀里蹭地掏出一把短刃,清冷的利锋带着一缕鲜血散发出幽蓝的光芒。

屠苏一咬牙冲上前去,问道:“陵端!”

陵端不甘示弱,喊道:“干嘛!”

屠苏两指合并,远远地望着他:“你背上有四根黄……四把剑,怀里还有一把,说不定靴子里也有两把,你累不累?御剑的时候御哪把?还有还有,你……”

还没等他说完,陵端就捂着心口噗哇一声倒下去。

屠苏下山后,性格确实开朗了许多啊。

二师兄捂着刚刚拔剑时擦出的长长的一道伤口默默哽咽。

众弟子手忙脚乱地上来给他止血。

 

71.

二师兄不死心地从地上爬起来,手里还握着掌教真人给的法宝。

他努力振作起被性格落差三千尺的屠苏震惊破裂的心灵,把心一横,张口就要质问。

然后他才发现刚才屠苏只是配合性张了张嘴。

而说那句唐僧附体般的话的是方兰生。

虽然质问的话堵在了喉咙里,陵端还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等一下……屠苏,大师兄呢?他一向教导我们,要谨遵师命,恪守门规,”二师兄在心里呵呵了一声,“怎么这么久了还未见他带你回天墉城?难不成一到你这里,大师兄就开始徇私包庇起来了吗?!”

他不提这事儿还好,屠苏一听见大师兄三个字,就想起陵越初至琴川便消失不见自己闯入翻云寨也未见踪影回来这么多天至今杳无音信不知所踪下落不明云云,立时煞气就爆了,抄起焚寂剑就砍过去:

“陵端你再说一遍?!!”

 

72

身后天墉众弟子惊呼一声后作鸟兽散,唯有二师兄一人哆哆嗦嗦地待在原地不知所措,连手里还有法宝也给忘了。

屠苏高举焚寂剑,双目赤红,周身黑气直冒,与兰生用搓衣板拍人的气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晴雪本想扑上去紧紧抱住屠苏,才走了两步就想起对面的人不是陵越是陵端,一时间愣在原地。

方兰生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73.

那一剑最终还是砍歪了,在吓得跌坐在地上的二师兄身边的草地上开了一道深两米长五米的暗红色排水沟,周围土渣渣散了一地,灰尘呛了二师兄一鼻子。

焚寂哼哼了半天才表示不是大师兄我还懒得砍呢。

 

74.

涌进琴川的外乡人虽多,却并没有人因为打听不到灵芝的消息而砸了茶小乖的铺子。

于是琴川一枝花又忙起来了,端茶倒水散播一些周边的小道消息和琴川入住事宜,天上地下忙得不亦乐乎。

既然没有暴力倾向,来的就都是客,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作为一个经商的人自然不想让这阵风走得太急。

琴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个地方,就这么热闹起来了。

但是本来邻里街巷都互通互知的一个环境,来了这么一群一天到晚不明动向的人,变数也就多了。

这是陵越想要看到的,是欧阳少恭以前不想看到的。

但他在热热闹闹的茶棚里走了一圈,又往煮茶的地方溜达了一趟。

然后他收好袖内的药囊,改变了主意。

顺水推舟而已。

 

75.

陵越半夜离开方家离开琴川并不为别的。

从风餐露宿的陵端一行人那里取来传语卷轴,然后写下几行字传给远在天墉城的师妹,一切细枝末节都打理妥当,灵芝之说不由不信。

只是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还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想起前些天有种身在琴川即身处罗网的感觉,反而愈发不安起来。

他真正要等的那个人,还没有来。

 

76.

河水澄澈,滟光粼粼。

猫坐在凉亭里看着水流缓过,看倒影中来来往往的人。

琴川的,西域的。

时间太紧,谣传只有先在昆仑一带盛行,还来不及传至别处。

正想着就算茶小乖巧舌如簧,这些人应该也不会在琴川停留太久的时候,灵猫差点被身后的大手一拍栽进河里。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啊,”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的大叔抱着酒壶在它身后半是歉意半是醉意地笑,“少恭出去了,我看你又不在家,出来走走没想到就碰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缘分啊。”

猫赶紧搭上一旁的栏杆,防止他又把自己拍下去。

“诶,不用这样,”尹千觞一把将猫揽过来,“你看着天气正好,又无狂风又无暴雨的,不喝上几口岂非可惜?你说是……嗝,是吧?”

它自幼在天墉城长大,哪里沾过酒这种东西?

但猫到底拗不过人,看着渐渐伸过来的散发着酒气的壶嘴,它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要不好了。

真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爪。


评论(10)
热度(41)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