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7

65.

终于涂完了药,欧阳少恭不紧不慢地起身,临了还不忘附在陵越耳畔深呼一口气才去接水洗手。

陵越暗地里把指刃用力收得紧紧的,在心里咬牙切齿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年,却还是没能学到行走江湖的一项基本技能——骂人。

不过他再不走,陵越就真的快熬不住了。

另一边,少恭一边找手巾一边问:“你刚刚说千年灵芝,是怎么回事?”

“咦,”尹千觞倒是一脸诧异,“你身在琴川,却反而不知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

千觞把酒壶挂回腰上,大手一挥:“我前些日子去了一趟西域,千年灵芝一说在那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我想少恭既长于炼药,灵芝必定不可少,就赶了回来。谁知……”

“……知道了。”

 

66.

陵端一行早已抵达,只是没有官凭路引进不了琴川,只好在郊外准备找个机会溜进去。

由于二师兄是个急性子,所以一路上御剑过来速度有点开太快,众弟子表示自己还需要缓一缓,给他们点时间,他们晕一晕剑就会好的。

陵端也没办法,只好找了个木墩子坐下,呈两手托腮精神放空状。

眼前开始朦朦胧胧地浮现出一些东西。

比如天墉城的土豪金会客大厅。

比如那些年被毁掉的厨房和不得不修炼的辟谷之术。

比如因为人不对的原因而被师妹嫌弃的山楂。

比如好久不见的肇临。

比如背着焚寂剑走过去的千里屠苏百里屠苏十里屠苏……哎?

这好像不是幻觉。

于是二师兄蹭地一下从木墩子上弹起来,揉揉眼睛,果见屠苏晴雪兰生正往这边越走越近。

——来得正好。

 

67.

陵端大大咧咧地抱胸杵在路当间儿,身后天墉众弟子一字排开,若不是天墉校服设计得正气浩然,只怕是要被当成打劫的。

“屠苏师弟,”陵端挑眉,语调上扬,“终于让我逮着你了,我们找你可找得好辛苦啊。”

“你谁啊,你有找吗,不是我们自己运气不好撞上来的么?”兰生插嘴道。

“……你小心我拿包子撑死你!”二师兄脸上挂不住,瞪兰生一眼,冷笑一声,继续道,“屠苏师弟,你可真有本事啊,这刚一下山——”

他回顾一下众弟子,往前比个拇指:

“就勾搭了俩姑娘~”

方兰生没反应过来,等他看见晴雪一脸了然的样子偷乐的时候,气得差点厥过去。

然后方家大少爷不顾自身形象地冲上前去对着二师兄就是一顿软绵绵的拳头:

“你才是姑娘呢你全家都是姑娘!!!”

二师兄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机智地明白了,二话不说一把揪住对方衣领打了起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大师兄才不是姑娘!!!”

屠苏默默扶额。

…重点不对好吗。

二师兄你好歹是修仙之人为何要用这种街头打法。

咦我重点好像也不对。

……内什么,陵端兰生啊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啊。

 

68.

“虽然不知是何人散布的谣言,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小心为好。”

尹千觞边抹嘴边点头。

“琴川本就并未出现什么灵芝,不攻自破的时间想必也短的很。”欧阳少恭收好药材,回身道,“我已通知了人帮忙辟谣……”

话音未落,只见茶小乖匆匆忙忙滚进屋子,还不忘反身把门关上。

“……你这是怎么了?”

茶小乖红着脸喘了几口,扑在桌上灌了壶茶,说:“欧阳先生,您呐是不知道。今天琴川忽然来了很多外乡人,都找我问什么莫名其妙的千年灵芝,不说他们就要砸我铺子。我哪知道啊,只好先躲到药庐来啦。待会儿就走,打扰您了,见谅,见谅。”

茶小乖一口气说完,以手抚膺平复气息。

欧阳少恭和尹千觞面面相觑。

陵越躺在一旁心情舒畅。


评论(5)
热度(37)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