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5

57.

天墉城里快乱套了。

大师兄不在,堆了一大摞事务无人处理;紫胤真人以“时(两)日(个)尚(徒)早(弟)不(都)如(不)再(在)闭(那)关(我)修(出)炼(来)一(干)会(嘛)”为由,甩了甩袖子把出关时间一拖再拖;而掌门师傅一气之下丢下一句“罢了罢了”就辟谷去了,关上房门谁也不见,留下天墉城一众弟子面面相觑。

芙蕖现在看着陵端手里的山楂欲哭无泪。

“你能不能干点正事啊?整天做这些有的没的,无聊!”

说着就瞪他一眼后别过脸去,留下二师兄咬牙切齿地嘀咕:“大师兄摘的你就吃,我摘的你就嫌弃……”

“你说什么?”

“没,没啥。我说……我是说我现在就干正事儿去。”

芙蕖一脸好奇:“你干嘛去?”

“我下山去把屠苏抓回来,”陵端一拍胸脯,“顺便看看大师兄现在怎么样了,再……”

小师妹本来气呼呼地鼓着脸,一听到后半句立刻就纠结了:“……再什么?”

陵端二师兄一甩并不存在的刘海:“再给你买个助听器。”

然后就看见芙蕖头也不回地一鼓作气踏着小碎步跑上了一万四千级台阶。

 

58.

她从两天前就已经联系不上陵越了。

“师兄,陵端带人下山了,你要小心啊。”

“师兄你前两天为什么不理我?”

“你还好吗?”

“你在哪?”

“师兄你回答我一句好吗……”

……

陵越坐在一块草坪上抬头望苍天,苍天上有一条又一条的滚金字体浮动着刷出来。

他边看边想,陵端怎么下山了?屠苏会不会有危险?

芙蕖我也很想理你,但是我传语卷轴不见了用不了。

我还好。

不知道。

师妹你再这么刷下去天墉城的经费怕是要不够了。

……但金字还在不断刷新,句子越来越短,却越来越流露出焦急,这种感觉强烈到让陵越甚至能想得出芙蕖在后山小溪旁望着天空嘟嘴跺脚的样子。

陵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匆匆起身。

虽然并不能把来到琴川后所见的一切连贯起来,但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人正在把一些危险的事物在暗中慢慢地连成一条线,渐渐地编织成一张现在还有些残缺的罗网。

下药之事绝不止只有李二狗那么简单。

就算前路再艰难,他亦相信事在人为,万事不可轻言放弃。哪怕是到了最后一刻,也要谨记。

一只猫,法力近乎全失。

它抖了抖蓬松的毛,璨星般双眸中的视野渐渐变得清晰。

劣势,又何妨变为优势。

 

59.

“啊啊啊啊木头脸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你是用煮的还是用蒸的?快说!”

屠苏嫌弃脸:“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晴雪趴在桌子上看着兰生道:“就是,你还不相信苏苏么。”

欧阳少恭抿一口茶,侧头道:“好了小兰,不过丢了一只猫便哭天抢地的,你二姐病了也没见你这样。”

“啊?”方兰生一脸错愕,“我二姐病了?”

少恭闻言似是一怔:“你不知道?”

方兰生坐在那里呆了两三秒后,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般从石凳上一弹而起,半捂着小布包瞬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晴雪匆忙起身,“我也去看看。”

少恭微微点了点头,回过去看不知在发什么呆的屠苏。

“屠苏?”

“嗯?”对面那人忽地抬头,“怎么了?”

“昨天晚上本想与你探讨一下玉横之事,却哪里也找不到你,”少恭似有关切之色,道,“你可知晴雪那时有多着急。”

屠苏纳闷了一下方兰生吵成那样晴雪居然听不见:“我在厨房。”

少恭轻嗤了一声:“那倒也难怪,她在镇子上到处找你。”

屠苏心下过意不去,正待说“我下次请她吃点什么好了”,却忽然想起昨天那碗害他蹲在火炉边呛了半天的粥。

就连指尖上茸茸的触感仿佛还能感觉得到。

真是疯了。

他摇摇头,改口道:“晴雪找我有什么事?”

“她说要跟你一起看流星。”

“……”

 

60.

“流星也不过只在一刹那,”屠苏站起身,如瀑的黑发垂散下来,“人生在世,命中注定都是会有同一个归宿的。”

“屠苏,”欧阳少恭语气低沉而凝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相信所谓的天命。”

“信与不信,又当如何。”

“你若想得开,天地之大,何处不能为家?”

“天墉城便是我的家。”

“但你并不与师兄弟们来往,只是被当做异类,日复一日。那三年我也无从知晓你过得怎样。”

屠苏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说话。

少恭兀自轻叹一声,转而又笑道,“不过既然来了琴川,也就还有我这个朋友吧,对吗?”

“师尊与师兄常教导我,遇人遇事莫要心生怨恨。”屠苏说着,气息却有些不稳,“但我下山这些日子,所见的常常是些不平事,想要做到又谈何容易。”

欧阳少恭感慨一声,点了点头:“天色不早,早些睡吧。”

屠苏早感觉体内气血翻涌,便与少恭道了别,又去凉亭内做了一会儿才回到房间。

刚一进屋,屠苏就看见桌上一叠青墨和:一张便笺,上面并不那么端正地写着几个大字,

上书:“以清制浊,抱元守一。”

下书:“克己复礼,不动本心。”

“……”

屠苏拿起便笺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放下,阖上了眼睛。

“…屠苏明白了……”

他轻声地喃喃:“屠苏明白了。”



--------------------------------------------------------------------


头一次手机码字,自己都快醉成浆糊了……
今天守着等等的live和古剑都没有码字_(:з」∠)_深夜来一发去碎觉,明天再改一改发个无题·中的总结>///<
大家晚安!!【有小伙伴来理我么…_(:з」∠)_


评论(4)
热度(41)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