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1、12

41.

陵越当年一个转身,就把自家弟弟给弄丢了。

而欧阳少恭一个错手,就把药的剂量加多了。

小小的一瓶粉末,混在茶水里,无色无味,谁也喝不出来。只不过这药的用法分两种,用得少,可安眠,若用得多了,只怕就不会这么简单。

李二狗的用心他早有察觉,虽说曾许诺过助他炼精洗髓,但天上地下,最信得过的人,说来说去只有自己。身为翻云寨的寨主不可能不懂这一点,也更不可能会甘心效力于他人。

尤其是曾经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的自己。

他本想顺水推舟,暗中助翻云寨劫走那十二个病人,那么李二狗是下药者之说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还是出了些小差错。

比如被劫走的人中还有兰生。

比如他想让屠苏陵越睡得更沉一些的时候一不小心抖了手。

 

42.

其实他手抖并不是什么大事,李二狗还是坐实了下药的罪名,一杯药茶也不会产生除了昏睡之外的效果。

他只是算错了一点。

那就是,身为天墉城大师兄的多年的习惯,没有等到师弟回来是不会睡的。

偏偏那天屠苏怕他提及带自己回山之事,在外多待了一阵子才回方家。

结果师兄就一个人坐在屋里,看着噼啪作响的烛花边出神边喝茶。

一杯茶,两杯茶,三杯茶。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一个半时辰。

……

就出事了。

 

43.

从药庐出来,欧阳少恭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药草香气,是沐阳的苍术,是经年的沉香。

他想起初上天墉城的时候,接近屠苏,居于后山,远离了其他天墉弟子,面前这个看似戒备沉默实则不通世事的人让他的计划变得比想象中还要简单。

直到陵越从天而降,在山麓的黑夜里带着一卷紫色光旋挺身执剑护在自己与屠苏身前。

然后那人负剑转身,剑眉星目,正气凛然。

原来这就是执剑长老座下的弟子,天墉城的大师兄,果真是对师弟处处相护,日日留心。

不仅如此。

晴雪,兰生,襄铃,……无一不是诚心以待。

思及自己这几世流离,欧阳少恭不觉有些可笑,略把头低了一低,眉眼轻佻。

剑魄倒真是好命。

只可惜,他不信天命。

 

44.

欧阳少恭不是太子长琴,百里屠苏更不是。

他们都有自己的记忆和感情,却无论如何也再不会是悭臾所等的那人了。

 

45.

身体与魂魄,是两码事。

他可以在方兰生一把抱住那只猫的时候瞬间意识到它的真身,却找不到陵越的身体何在。

玉横碎片炼出的药总是有缺陷的,只是不知这次又是出了什么差错。

他定下心神,笑意盈盈地蹲下身子,温声道:“在下欧阳少恭。”

猫顿住脚步,抬起头看他。

“方才在下观察,阁下行走似有不便,可是受伤了?”

“……”

 

46.

陵越确信自己在人前跳跃行走时并没有什么异样,他也不想被人看出什么。

那一路虽尽力躲避,却还是免不了被突然蹿出的僵尸刮伤了腿,血流得不多,却很疼。

幸而他对于痛楚早已习以为常。

天墉后山的每个月圆之夜,往往屠苏片刻抑制不住煞气,陵越便要为了阻止他而耗损内息。后来屠苏渐渐长大,渐渐地能够控制自己,陵越带伤忍痛的次数才日益减少。

当然对于这一点,屠苏也是不想的。每一次他锁上屋子把师兄关在外面时,陵越也总会想尽各种方法在他煞气发作之前站在他旁边。

都习惯了。

 

47.

欧阳少恭见它没有反应,唇角笑意更盛:“还是让在下看看吧,若感染了便难以处理了。”

说着伸出手就想要亲自检查,而另一边,猫像是受惊般稍稍弹开了一点,尖锐的指刃毫不掩藏地随爪就势而出。

——?

电光火石之间,它似乎又突然意识到了对方确是为治伤而来的,自己这样做未免太过不妥。

于是刃尖刚刚触及手背肌肤时便顿住了。

它只是觉得伤了他自己心里会过不去,却忘了这下意识的小动作本是为了自卫,和身为一只猫在面对人类时有多么弱势。

失了先手,便躲不开了。

它被欧阳少恭抱起,径直带去了药房。

方家偌大一个院子里寂然无声。

 

48.

俗话说,医者仁心。

俗话又说,医者最擅长杀人于无形。

这得分人。

比如说现在的欧阳少恭,就让陵越有些捉摸不透。

他轻轻握起那只毛茸茸的小猫爪子,用手指小心地拨开沾血的部分,去探查已经凝结的伤口的状况,清洗过后再把敷上了捣碎了的药末的纱布轻轻地缠上去。

陵越在这样近的距离里地盯着他,似乎要试图窥透他的内心。

少恭只专注于手上的工作,连视线也不曾偏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是沉默,唯一的交流就是绷带缠绕上小小的猫爪的声音和衣料与肌肤接触的轻响。

这样的气氛太沉闷了,沉闷到连风声也听不到。

天墉与琴川,两段时光仿佛重合了,连带着不同时候的欧阳少恭似乎也在记忆中开始交错重叠。

跪在剑阁前求用炼丹炉的师弟,和现在专心致志给一只灵猫包扎的医师。

欧阳少恭所做的一切都只给了陵越一个感觉:他不过只是一个误入这个故事的一个无辜者罢了。

陵越微微阖上了眼。

真的如此吗?


评论(8)
热度(30)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