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0

37.

修仙之人,自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与妖是没有兼容性可言的。

何况禁妖洞中封印的妖怪大多都是天墉城大师兄亲手擒来,而且每年出差协助铁柱观观主加固封印四处除妖的也是他,以至于现在一看见妖类就要条件反射了。

没办法,陵端他不管事儿啊。

再说二师弟平日里游手好闲,修为也较低,万一在除妖道儿上遭了什么不好的,或是其他天墉弟子受了伤,他也会觉得是自己考虑不周所致。

他从不觉得这大师兄难做。

无非是二十岁的人,遇事多担当多考虑,也没什么不好。

结果从翻云寨回琴川的路上,忽然觉得四周妖气弥漫,再转身就看见一只小狐狸跑了过去。

只是在树丛间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怎么洗脑也无法忘掉你容颜。

陵越第一时间追了上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妖在郊外到处溜达,成何体统,简直胡闹!

他忘了自己没啥法力了,而襄铃是有法力却忘了用。所以打到后来谁也没真伤着谁,襄铃退到一脉较为柔软的枝叶上,陵越从斜上方落下来,正好把她颠了下去。

掉下去的不止小狐狸。

他自己也没抓稳。

 

38.

欧阳少恭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兰生,眼神中颇有几分怪责之意。

方兰生赶紧解释:“少恭,这个呢,是我……是我在路旁捡到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和襄铃会打起来……”

襄铃扶着屠苏,一抬头望见兰生还紧紧地抱着那只猫,不由得瞪他:“呆瓜!”

小狐狸低头寻思了一番,想想在场的只有兰生与她相交甚好,而屠苏哥哥也已无大碍,便又变回原形飞快地跑走了。

猫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人形还好,但它真的不想再看见那张原形状态下的狐狸脸了。

 

39.

“……我也不是故意的……襄铃怎么就不听我解释就走了呢……”被二姐训斥过一通了的兰生趴在院里的石桌上哭丧着脸,桌上坐着被他抱回来的猫,“我的命好苦啊……哎呀……”

猫有点无语地看着他,来回摆了摆尾巴。

“其实吧,襄铃她真的是个好妖。下次再见面你就别跟她打了……你看,她既没有害你,也没有害我,对不对?”

对方微微颤了几下长长的胡须算是回应了他。

“哦对了,屠苏被晴雪扶回房去了,少恭给他开了药,说是还要休息几天。我看既然你也来了,不如就住下吧。等我找回了陵越大哥,看看能不能让他助你成个精什么的,也算是我报恩了!阿弥陀佛。”

猫本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他胡扯,一听见这句话差点没呛死。

“诶?你没事吧?”方兰生想伸手拍一拍它,谁知指尖还未触及柔软的绒毛,就看见它轻巧地跳下桌子扭头走了。

 

40.

陵越本想去看看屠苏的状况,一走过拐角,不料正巧撞上从药庐回来的欧阳少恭。

两人都停下了脚步。

他对欧阳少恭并不是完全信任的,从他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在后山多年,除了自己,欧阳少恭是第二个与屠苏如此相熟之人。而这之后,姑获鸟出,剑阁炼药,鬼面人频繁试图盗剑,幽都责难。

怎么会这么巧?

前因后果,他大多都只听得红玉说起,虽并未亲眼所见,但心中的疑虑,确是轻易不能消除了。

你究竟是误入的医者,还是早有预谋的鬼面。

抬头,他再一次看见那双像倒影着江枫渔火的深湖般的眼。

好久不见。


评论(22)
热度(32)
  1. 热夏鹿音衣 转载了此文字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