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8、9

29.

其实陵越来琴川也不过一两天光景,初来乍到,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明白。

比如,方兰生说的小狐狸是谁?青玉司南佩是什么?护身符吗?

采花贼是谁?擅闯民宅而已为什么要叫采花贼?

琴川一枝花是什么品种?

其实这些都不算大问题,屠苏少恭解释一下就知道了。

但还有一些解释不了,却又是必定要查出来的。

比如,怎么被下的药?什么时候?下药的人是谁?

和劫走兰生的是不是同一人?

当深更半夜从床上无声无息地摔下来的时候,他呼出最后一口带着钝痛感的叹息,抬起头看着这个骤然变得高大起来的世界,感觉有点心塞。

然后他看见院内一个黑影有点笨拙地跑过去,心中一动,便一路跟着他,也就看到了兰生被黑衣人就地打包拖走的突发戏码。

法力所剩无几,已做不了什么,只能把屠苏他们引到这边来了。这么打算着,陵越忽然想起那夜在房前兰生曾说过要去抓贼。当时方家大少爷对着他信誓旦旦豪情万丈地边拍胸脯边这么说,而陵越偏着头半悬着小马尾,没怎么当真地笑了笑。

陵越现在想想,估计他当时要是不笑的话,估计兰生也不会真去吧。

一天到晚吵着要修仙,却还像个爱赌气的孩子一样。

 

30.

晴雪匆匆赶到聚义厅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在天墉后山多年的修炼,三年禁闭生活,和先天的重明星蕴,加之焚寂煞气,百里屠苏的战力不可小觑。

但现在晴雪见到的状况,却是屠苏与李二狗隔得远远地倒在地上。

李二狗是扑街了,屠苏却只是战后力竭。

又或许不止。

晴雪刚刚从地上扶着他坐起,少恭便从赶过来了。

“没什么大碍,回去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欧阳少恭搭上屠苏的脉搏,还不忘关切一句。“对了晴雪,小兰呢?”

“他?他不是跟在我后面跑过来的……诶?”

晴雪边说便朝四周望望,确实没见到兰生,话音便骤然止住。

刚刚急于知道屠苏的现状,竟没注意到方兰生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31.

“小兰,你刚才去哪了?”

安置好屠苏让他暂时休息,恭雪两人看见方兰生慢吞吞地朝这边走过来。

他并不是不着急屠苏的情况。

只是他跟着晴雪跑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看见了站在草丛里的一只猫。

绒软的纯白短毛掩藏在几寸深的绿草里,山间清澈的阳光照下来时兰生快要认不出那见过多次的颜色。

要不是那双眸。

恬静却不失威严的眸。

方兰生离家抓贼的那夜,夜空漆黑如墨,却闪烁着璀璨到近乎不真实的星光。

那样的景色,他在离开牢狱的前一秒,曾见过。

 

32.

“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理我啊。”方兰生自顾自地蹲下来,低着头看着那双轻轻抖动的猫耳。

要是站远一点看,他跟和一堆草说话没什么两样,多半会被人说有病。

“唔,你看,你也算救过我的命,我方兰生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边说边不自觉地点头,像是在自己赞同自己,“要不这样吧,我们方家是全琴川最有钱的,你来我家,我三顿管饱还不用你做工,你看怎么样?”

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堆,猫昂着头眯起眼看他。

“诶,你别这么看着我啊……诶诶诶你别走啊我还没来得及报恩呢……”方兰生看它抬爪欲动,赶紧喊道,“我我我我不是……”

灵猫抬起雪白的小爪,轻轻在透着些淡粉的猫耳上蹭了蹭。

方兰生呆住了。

 

33.

后来一人一猫一路上边走边聊。

单向聊天,缓慢地走。

“你不知道,我找屠苏好多次了,他就是不肯教我法术。我本来想去看看陵越大哥,可刚刚晴雪跟我说他不见了……我在翻云寨没看见他啊。”

“……”

“我知道天墉法术不能外传,我就是想上天墉城去看看。陵越大哥就算不教我法术,但看在屠苏的份上带我去趟天墉城总行吧,我也想静心修仙的。”

“……”

“再说了,书上不是讲,神仙一般下山的时候,遇到根骨好的人,都会带回山上收做徒弟的嘛?”

猫忽然停了下来,跳上旁边一块较高的石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看了半天,终究还是忍不住轻轻地“噗嗤”了一声。

方兰生很不服气,提起袍摆原地转了个圈,转到一半重心不稳,身子一侧便扑向了躲闪不及的灵猫。

 

34.

方兰生慢吞吞地走过来,看见了闭着眼睛正儿八经一副山大王样子坐在豹纹椅上的屠苏。

恭雪二人却看见了他额角的一块青紫。

“小兰你这是怎么了?”

“……”方兰生嗫嚅着,“没什么,刚刚跑的时候摔了一跤。”

结果被恭雪二人用对口相声的形式嘲笑了四肢不协调。

 

35.

“这是玉横碎片,是我之前因机缘巧合得到的。”欧阳少恭解释道,“而这是我从寨子里找到的一份羊皮卷,记载的正是这个宝物。”

方兰生伸手想拿,欧阳少恭的手往回稍稍一撤。

兰生悻悻地把手缩回来。

少恭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想正是这个宝物,激起了李潘安的贪欲,才酿成今日这惨祸……”

他轻叹一声:“可惜我那天开给他们的药没能救得了他们。”

“少恭,你已经尽力了,不用太难过。”兰生赶紧安慰,“要怪就怪那个丧心病狂的李潘安,这件事你别想太多。”

晴雪站在屠苏身旁点了点头。

屠苏依旧端坐在豹纹椅上表情木然。

 

36.

翻云寨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屠苏昏迷不醒,众人只好在寨中找了个板车把他推下山。路上的风有点冷,但谁都没有提出要给他盖点什么的建议。

不然的话大概一回到琴川就能看见漫天的花圈纸钱衙官路人们夹道哭喊“百里少侠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了。

这样不好,万一煞气再发作怎么办。

眼看快要进入琴川城界了,忽然有两团白色物体从树上掉下来,不偏不倚正巧落在板车上。

“襄铃?”

方兰生惊呼,再一看,对面不正是那只猫?

两只的毛都炸起来了,感觉秒秒钟就要开打。

晴雪想着要是又打到苏苏的脸可怎么办,一天之内挨这么多次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好了,就想去拦,谁知襄铃变回人形,兰生也早扔下车把扑上去,一把抱起还在炸毛的猫。

“别打别打,襄铃可是好妖!”

板车没了人扶,“吧唧”一声倒在地上。

晴雪和襄铃赶紧去接,屠苏微微睁开眼睛。

幸而没有摔着。

欧阳少恭看向兰生怀里的猫,猫也正望向他。

它也看见欧阳少恭的眼睛,却不知有没有发现,那双眼虽然笑意盈盈,深处却冷到了人的心底。


评论(4)
热度(34)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