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上(1-7)[1-28]

1.

屠苏不想回天墉城,他不想,非常不想。

一副不情愿的表情全写在木头脸上。

于是晴雪说:“苏苏,要不你跟大师兄说清楚吧。”

屠苏沉默。

欧阳少恭说:“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还有晴雪。”

屠苏呆呆地“嗯”了一声。

方兰生说:“你不回去正好,我跟陵越大哥回天墉城~!”

被屠苏反手就糊了一脸。

 

2.

近夜,屠苏回房,一推门便见陵越坐在桌旁出神。

墨黑的眸子里闪着烛光,却一片迷迷蒙蒙的。

“……师兄?”

“嗯?”陵越抬头,眼睛恢复了焦距,聚成几颗星,几颗星凝在一片夜空中看着他,就像那晚和晴雪看的天空一样。

“先…先睡吧。”

焚寂都不知道屠苏有多怕他又提起让自己回天墉城的事情。

 

3.

大师兄对这个提议倒没什么反对的意思,抬手就触上脑后小马尾上的紫色发带。

屠苏放好焚寂和剑鞘。

大师兄解开腰封,叠好了放一边。

屠苏站在五米开外的主床旁脱外衫,顺便把长发散开。

大师兄把淡紫色袍挂在衣架上,穿着件白色中衣开始整理被子。

屠苏一边捂眼睛一边脱靴子。

“晚安,屠苏。”

“晚安,师兄。”

然后各睡各床。

然后屠苏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喂阿翔。

 

4.

次日。药庐。

“晴雪,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

“都记住啦。苏苏现在应该正在后院,”晴雪捂嘴,“哦不,是江都。陵越大哥找不着的。放心吧~”

欧阳少恭点点头,能不能支开天墉城大弟子,就看今天这一场戏了。

一切准备就绪,门外也恰好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两人腹诽这也太按剧本走了,赶紧一个埋首捣药一个低头算账,表情要说明的意思很清楚:

发生了啥我什么都不知道。

——师兄你就准备好交通工具等着出远门吧。

廊中脚步渐进,门外黯影一闪。

谁知,着急忙慌跑进来的不是陵越。

是屠苏。

 

5.

屠苏跑进来一掌拍上柜台,一口气没喘过来就开口问:

“师兄呢?”

恭雪二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屠苏倒是真着急了,虽然一路跑过来对修仙之人来说不算什么,但让他跑过来的事儿有点大,这是对他来说。

“不在方家,哪里都找不到。”

恭雪二人面面相觑。

“……”欧阳少恭沉默了一阵子,艰难地把头稍稍偏回来,“晴雪?”

晴雪还在愣神:“我、我不知道啊,怎么了?”

屠苏还盯着他俩,晴雪下意识又加一句:“你跟大师兄吵架啦?”

“……”

这下三个人都沉默了。

说起来,为什么换了演员也能毫无违和地说完台词啊。

 

6.

“苏苏,到底怎么回事?”晴雪端过来一杯茶。

“……”

屠苏木木地端起茶杯,眼都不眨地连茶叶一起喝下去。

晴雪现在看他的眼神岂止是关心,简直是同情。

药庐外的病人熙熙攘攘。

欧阳少恭捣着药一言不发。

 

7.

最后百里少侠还是说了。

“我昨晚与师兄早睡,他并未向我提及回天墉城之事。”

这不是重点。

“不知为何,我昨夜睡得很沉,直到今早起床时还是泛晕。”

这好像也不是重点。

“师兄应该是生我气了,起床不见人,但随身衣服倒是还在。”

……

起床不见人……

床不见人……

不见人……

见人……

人……

晴雪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弄错了重点,就见二姐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二姐?怎么了,你慢点走,当心摔着。”

二姐的表情跟屠苏刚刚差不多,气息有些不稳定:

“少恭,晴雪,你们有谁看见兰生了吗?”

 

8.

一个方家大少爷,一个天墉来客。

一个琴川,一天之内,全部失踪。

能去哪儿呢?

屠苏看看地,看看天……花板。

阿翔扑打翅膀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

“阿翔?”

一只海东青从门外飞进来,又“咕咕咕”地叫着朝门外飞去。

它要带他们去一个地方。

 

9.

方兰生不知道陵越的失踪。

但他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少恭以前医治过的十二个病人也失踪了。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废话,”方兰生扒着两根木栅说,“要不是为了知道这事儿,我能在这儿?”

站在木栅外的小头目朝他哼了一声:“我们寨主是给你们治病的知不知道?别装,上次被你女装骗过去了,我看你这次还有什么话好说。”

“你们寨主怎么不先给你治治……”忽见对方一记眼刀飞来,方兰生赶忙转变话题,“我我我那不是为了救我姐嘛!”

小头目不理他了,独自在寒风落叶中扫玻璃渣。

说多了都是泪。

 

10.

作为一只不合格的肥鸡,阿翔有着很出色的方向感和……嗅觉。

至少五花肉的香气是闻得到的。

所以它一直飞过了整个琴川,飞过孙家大院的上方,飞过茶小乖的铺子,就是不按路走。

怎么着,肥鸡航班是按空中线路飞行的,不走寻常路。

但这让跟着它的一行人很头疼。屠苏和晴雪、少恭安抚了二姐,见过了衙差,便匆匆跟着阿翔出发了,谁知一路上七拐八绕历尽千难万险,其中包括好几次撞上路边摊子和差点掉进下水沟,目的地还是没到。

屠苏的头更晕了,默默地扣完了阿翔一星期的五花肉。

 

11.

方兰生恍惚记得他是被一个黑衣人绑到这里来的,和他对面的十二个病人一起。而且昏迷的前一刻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小身影。

是襄铃吗?

应该不是,如果是襄铃她怎么会见死不救。

呸,本大爷福大命大,还有宝物护体,才不会死。

然而小头目是不会知道方兰生这些内心戏的,他现在也有点头晕。

晕得有点想去给祖上烧高香,感谢列祖列宗前几天没让他娶了这么个“姑娘”。

因为实在太吵了,从家长里短念到阿弥陀佛。

上邪,只想与君绝。

唐兰生。

 

12.

屠苏现在想着只要能找回师兄和兰生怎样都好。

晴雪现在想着只要能不再让苏苏这么忧心忡忡的了怎样都好。

少恭现在想着只要能找回前几天被当成萝卜一样扔了的玉横然后解决完这些事情怎样都好。

兰生现在想着只要能离开这里下辈子别再看见僵尸在面前直播异变怎样都好。

陵越现在……诶,陵越你人呢?

 

13.

陵越现在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昨夜屠苏异样地睡得昏沉,他却只觉如五内俱焚,冷汗如雨。大抵是被下了什么药。

总之很不好。

幸而在天墉城多年的处事让他对各种情况有了接受和应对的能力,这是现在最让人感到宽慰的一点。

“……”

这次下山本是为了带屠苏回去见师尊的,不过现在看来要节外生枝了。

孰为,胡为?

凶亦或吉,何妨亲身一试。

 

14.

阿翔最终在不知名的指引下,扑棱棱地落在翻云寨门外,毫不迟疑地低头啄起地上的一块五花肉。

仰头,吞下,回味。

理理毛。定格三秒。

然后身后才出现三个人的身影,汗流涔涔,虽然说不上狼狈,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屠苏,晴雪,欧阳少恭。

三人无一例外地瞪住还在咂嘴的阿翔。

阿翔一边咂一边一脸纯善地回瞪。

鸟在天上飞,人在地上追,看来也并不是那么愉快恣意的一件事情。

 

15.

方兰生在一生中仅有的几个噩梦里,也从没见到过这么个场面。

那时他正在和李二狗进行友好交流双边谈判。

“上次要不是我们,你早就在大牢里了!你现在还敢抓我!”

“闭嘴,我抓你们是出于好心啊。”

“你撒谎能撒得像一点吗?有少恭还用得着你?”

李二狗哼了一声:“就那个兔崽子?不可能!你们被采花……你们被下药了知道吗?”

方兰生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再说啊,你们这叫狗咬吕洞宾,我……”

“等等,你先解释一下采花那件事……”

“……那是口误。”

李二狗瞥了他一眼,下句还没想好,就被对面一声惊叫震得内伤:

“李二狗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姐的吗趣多……”

“快闭嘴吧你!”看他还要嚎,李二狗赶紧一只手捂上去,“多什么多,有本事你看我卸妆照?”

“呸。”

李二狗也不多理论,扔下一直在旁边展现出自杀倾向的小头目径直转身就走。

走的速度比来的时候快。

方兰生默默远目。

良久之后,忽然之间。

他对面牢门后的病人们的眼睛,开始蔓延上血丝了。

然后,连成一片不稳定的,嗜血的猩红。

 

16.

“翻云寨?”

屠苏喃喃,低下头端详了一下面前的漆红大门,又抬头确认。

“翻云寨”三个镀金的大字在额匾上泛着幽暗的光。

“怎么又是翻云寨?”

“或许李潘安,就是那个下药的蒙面人。”欧阳少恭接了下去。

晴雪不置可否,偏头道:“苏苏?”

屠苏沉默地看着那扇门,仿佛刚刚那两人所说他全没听到,仿佛他眼里只有那扇门,仿佛那扇门之后有夜中星光。

像很久以前的那夜,也像不久以前的那夜。

然后他侧过身,一脚踹开了翻云寨的大门。

 

17.

如果有下辈子,方兰生大概打出生起就不会再相信所谓一受到惊吓就会尖叫直冲九霄的事儿了。

他现在所有声音都哽在喉咙里,想跑却几乎挪不动步,脑子里只有一团白色的蒸汽。

要不是青玉司南佩暴出灵光为他挡了一下面前张牙舞爪的僵尸们,他现在恐怕已经去投胎路上了。

“说好的逢凶化吉呢?”方兰生嘀咕着,忽然看见一只猫。

纯白的毛色,墨黑的瞳,几乎是一蹿便稳稳地进了屋子。

“……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那只猫抬头望向兰生,眼里满满的温沉。

长尾朝门外微微一摆。

方兰生拔腿便跑。

 

18.

其实兰生来过这里,所以他觉得自己对这里的还算熟悉。

然后他发现,这只猫带自己走的路线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条,但总能很巧妙地避开从各个岔道上涌来的僵尸。

“喂!”兰生心定了几分,一边跑一边喊,“你是谁啊?你要带我去哪?”

猫不理他。

它跑得很快,也很灵敏,但跑起来怎么看都有点鬼畜。

“你……你是不是那天……”

话没说完,灵猫忽然停下。

兰生没刹住脚便从它身旁冲了过去。冲出八丈远。

等他再回头的时候,它已不见了。

 

19.

屠苏刚踹开门,就看见了门后不远处正回过头去看僵尸的方兰生。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围观这个。

恭苏雪三人表示对这种行为严重唾弃。

 

20.

兰生却仿佛看见了救星,立马扑上去抱住屠苏手臂,晴雪赶紧把他拉下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些都都都都是琴川百姓,可能……可能还有翻云寨的手下……”兰生惊魂未定,见一旁少恭也看着他,忙道,“以前是,现在我,我也不知道……”

“那便这样,我们不如兵分三路。屠苏,你去聚义厅抓李潘安,晴雪,你留在这里看看那些僵尸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去找李潘安炼药的地方。”

“好。你千万小心。”

“嗯。”

没人看到欧阳少恭唇角的笑意。

一切顺理成章。

 

21.

兰生没有被少恭安排到,于是干脆一把抱住晴雪的手臂,微微靠后躲着。

晴雪回头看了他一眼,默默把他扒下来。

方兰生缩在她身后看着她。

然后晴雪右手一翻,华光闪现,手中便多出一柄新月镰。

右腿曲左腿蹬,蓄势待发,正准备迎着僵尸冲上前去。

忽然听见方兰生在背后小小声地说:“这不是巴拉拉小……”

“……”

再然后晴雪正挥出的一镰便瞬间掉转了个方向。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此晴雪表示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没有控计住窝计己。

 

22.

屠苏三步并作两步冲上聚义厅,看见了端坐在豹纹椅上的李潘安。

不对,是李二狗。

还是不对,是比李二狗还李二狗。

屠苏看着他那张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惨白的脸,忽然不那么想承认自己认识这个人。

就像李二狗一直不想承认他认识这群主角团还曾经和他们站在同一镜头里一样。

两人就这么隔着远远的距离对视了五秒。

屠苏忽然出剑,血红的剑气尖啸着离开破空的焚寂利刃,李二狗一愣,赶忙一脚踹起面前的桌子。“轰”地一声响后,那上好木料制成的方桌便化为飞灰,随风而去。

李二狗放松似的呼出一口气。

毕竟连句狠话都没放就开打确实有些不太习惯呢。

而另一边,屠苏不动声色地攥紧手中的焚寂。

他能感觉到今天对面那人和以往有些不一样,这说明这一战必定无比艰辛。

但他不畏惧。

 

23.

阿翔已经饿了两天了,一块五花肉完全不能填饱它可以胃怀宇宙的肚子。

但它想去看看这次的投喂人,在这些主人记性不好不能喂鸡的落魄日子里。

是谁呢。

阿翔盘旋在翻云寨上空很久很久,却只看见大门处白光冲天,聚义厅里煞气外溢的样子,于是在心里自动划定了禁区,抖落几根被震脱的羽毛。

它还是想去看看这次的投喂人,在这个不能好好投喂非要到这穷乡僻壤才能让自己如愿的日子里。

然后它飞到翻云寨的后院里,落在爬上了青藤的矮墙上。

转头。

看见近在咫尺的一张猫脸。

阿翔吓得“嘎”地一声就掉下了墙根。

 

24.

阿翔凑近猫脸看了又看,猫一双恬沉的墨黑眸子也淡然地看着它。

阿翔“咕咕咕”了几声,意思那五花肉是不是你给的,猫顿了一下,半歪着头,慢慢地点了点。

阿翔差点就炸起毛冲上去要跟它掐架了,就一五花肉你还要跟人家过不去!遛了一整个琴川遛到这里才给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猫一抬爪子,尖细的指刃却藏在厚厚的肉垫里,只是示意阿翔不要出声。

矮墙的后方便是炼药之处。

炼药房的门口有一只被锁住的僵尸,正张牙舞爪地想要摆脱铁链的禁锢。

这只僵尸还吓得刚刚进屋的欧阳少恭一惊。

但只是脚步顿了一下,在发现僵尸行动受阻之后,欧阳少恭稍稍放松了一些,还不忘拂一下迎风摇摆的刘海。

因为他看见,

玉横,就在屋子的中央。

 

25.

四周封闭的炼药房中央,一鼎高耸的丹炉。

欧阳少恭是个会弹琴的医者,这两者并不冲突。

但冲突的是,他忽然抬手放出兰生心心念念想要发出的“光”,将玉横从炉中缓缓吸出,停在手上。长睫下的瞳中倒映出那块碎片散出的点点玉色光华,像是忽明忽暗的萤火,却在他眼中沉淀成不息的模样,轮回后终究失而复得的感情。

之后,光华汇聚,聚在门前那个仍在做无用之挣的僵尸身上。

那从前曾与人温和相待谈笑晏晏的医者,琴者,此时微微蹙起修长的眉,清冽凌光,倒更像是不详的……

就在这时,阿翔尖啸一声,疾掠出去。

 

26.

僵尸不胜于战斗力,而胜于数量。

当时带兰生离开牢房,一路避开纠缠不清的异变村民,是因为自那次夜半三更五内俱焚之后,他已无法力。

应该只是暂时的吧。

但晴雪却有,不但有,而且很足。

要是和兰生一起被一群僵尸团灭在翻云寨大门口,那她丢的不仅是灵女的人,还有整个幽都的脸。

那怎么能行呢。

“你,你准备干什么?”

方兰生捂着刚刚被“误伤”的肩,龇牙咧嘴地问。

晴雪看了看不断挣扎靠近的僵尸,又看了看兰生:“我……可他们都已经丧失理智了,现下没有解药,——不过估计也没有……”

她咬了咬唇,道:“不能让他们出这翻云寨。”

“……”方兰生好像明白了什么,期期艾艾地说,“……那你别让他们死的太难看啊。”

晴雪没应声,新月镰脱手而出,双手在胸前摆出一连串咒势,强烈白光暴现,气浪震翻全场,方兰生赶紧捂眼打滚。

等他再睁开眼,别说僵尸,连渣都没了。

幽都灵女,果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到做到,女中豪杰。

 

27.

欧阳少恭好像没看到阿翔,独自拿着玉横对着僵尸比了半天,又默默地收了起来。

他一回头,勾起嘴角一笑,刘海飘飘,衣袂陆离。

僵尸安然无恙,仍旧站在原地上扭下撅。

少恭微笑着,低头看着阿翔。

但很明显他不愿意跟一只芦花鸡说话。

所以他又把头抬起来,只不过他没有看见那只猫。

那只猫藏在一堆草垛后面,像是在想着什么。它一边想,一边看着欧阳少恭带着玉横和阿翔离开了药庐,它便也离开了。

半柱香后,空无一人的庐中,传出一声铁索落地的脆响。

远在寨子另一端的玉横在袖中发出幽光。

僵尸已灰飞烟灭。

 

28.

这一战比屠苏意料之中的更加艰难。

李二狗用本就不多的颜换来的力量,却格外难以对付。屠苏一剑挥去,被对方稳稳格住,然后报复性地一击中脸。

于是屠苏就这样一路带着烟尘连飞带滚地出去了五米远。

这一击真不轻,口腔内似乎有些破裂,带着点呛人的血腥味儿,脑内也因为这一下开始嗡嗡作响。

屠苏以剑撑地,勉强站起。

体内气息涌流,躁动不息。

从前在天墉城时,很少有这样生死相搏的场面,但屠苏并不那么怀念在那里的日子。

唯一值得常常回忆的,除了师尊,就是……

一恍神间,更加头痛欲裂。

“唔……”

……

李二狗一招得手更加得意,高扬着头透过层层尘灰望去,却看见焚寂煞气不可抑制地外泄,凶煞之感滚滚而来。

“哼…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百里屠苏……!说到底,力量都是要借别人的……你们嘲笑我,我就让你们今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可屠苏已双目泛红,哪里还听得见?

“嘶……”

翻云寨一行,只寻到了兰生,却并未看见师兄。

「手中执剑,方能保护自己珍惜之人。」

“但是……”

即算没有煞气控制,也早已如置身于火。

牙关紧咬,双眼血红,飞身出手。

焚寂剑出,穿心而过。


-TBC

评论
热度(2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