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7

25.

四周封闭的炼药房中央,一鼎高耸的丹炉。

欧阳少恭是个会弹琴的医者,这两者并不冲突。

但冲突的是,他忽然抬手放出兰生心心念念想要发出的“光”,将玉横从炉中缓缓吸出,停在手上。长睫下的瞳中倒映出那块碎片散出的点点玉色光华,像是忽明忽暗的萤火,却在他眼中沉淀成不息的模样,轮回后终究失而复得的感情。

之后,光华汇聚,聚在门前那个仍在做无用之挣的僵尸身上。

那从前曾与人温和相待谈笑晏晏的医者,琴者,此时微微蹙起修长的眉,清冽凌光,倒更像是不详的……

就在这时,阿翔尖啸一声,疾掠出去。

 

26.

僵尸不胜于战斗力,而胜于数量。

当时带兰生离开牢房,一路避开纠缠不清的异变村民,是因为自那次夜半三更五内俱焚之后,他已无法力。

应该只是暂时的吧。

但晴雪却有,不但有,而且很足。

要是和兰生一起被一群僵尸团灭在翻云寨大门口,那她丢的不仅是灵女的人,还有整个幽都的脸。

那怎么能行呢。

“你,你准备干什么?”

方兰生捂着刚刚被“误伤”的肩,龇牙咧嘴地问。

晴雪看了看不断挣扎靠近的僵尸,又看了看兰生:“我……可他们都已经丧失理智了,现下没有解药,——不过估计也没有……”

她咬了咬唇,道:“不能让他们出这翻云寨。”

“……”方兰生好像明白了什么,期期艾艾地说,“……那你别让他们死的太难看啊。”

晴雪没应声,新月镰脱手而出,双手在胸前摆出一连串咒势,强烈白光暴现,气浪震翻全场,方兰生赶紧捂眼打滚。

等他再睁开眼,别说僵尸,连渣都没了。

幽都灵女,果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到做到,女中豪杰。

 

27.

欧阳少恭好像没看到阿翔,独自拿着玉横对着僵尸比了半天,又默默地收了起来。

他一回头,勾起嘴角一笑,刘海飘飘,衣袂陆离。

僵尸安然无恙,仍旧站在原地上扭下撅。

少恭微笑着,低头看着阿翔。

但很明显他不愿意跟一只芦花鸡说话。

所以他又把头抬起来,只不过他没有看见那只猫。

那只猫藏在一堆草垛后面,像是在想着什么。它一边想,一边看着欧阳少恭带着玉横和阿翔离开了药庐,它便也离开了。

半柱香后,空无一人的庐中,传出一声铁索落地的脆响。

远在寨子另一端的玉横在袖中发出幽光。

僵尸已灰飞烟灭。

 

28.

这一战比屠苏意料之中的更加艰难。

李二狗用本就不多的颜换来的力量,却格外难以对付。屠苏一剑挥去,被对方稳稳格住,然后报复性地一击中脸。

于是屠苏就这样一路带着烟尘连飞带滚地出去了五米远。

这一击真不轻,口腔内似乎有些破裂,带着点呛人的血腥味儿,脑内也因为这一下开始嗡嗡作响。

屠苏以剑撑地,勉强站起。

体内气息涌流,躁动不息。

从前在天墉城时,很少有这样生死相搏的场面,但屠苏并不那么怀念在那里的日子。

唯一值得常常回忆的,除了师尊,就是……

一恍神间,更加头痛欲裂。

“唔……”

……

李二狗一招得手更加得意,高扬着头透过层层尘灰望去,却看见焚寂煞气不可抑制地外泄,凶煞之感滚滚而来。

“哼…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百里屠苏……!说到底,力量都是要借别人的……你们嘲笑我,我就让你们今天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可屠苏已双目泛红,哪里还听得见?

“嘶……”

翻云寨一行,只寻到了兰生,却并未看见师兄。

「手中执剑,方能保护在意之人。」

“但是……”

即算没有煞气控制,也早已如置身于火。

牙关紧咬,双眼血红,飞身出手。

焚寂剑出,穿心而过。


评论(10)
热度(23)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