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4

13.

陵越现在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昨夜屠苏异样地睡得昏沉,他却只觉如五内俱焚,冷汗如雨。大抵是被下了什么药。

总之很不好。

幸而在天墉城多年的处事让他对各种情况有了接受和应对的能力,这是现在最让人感到宽慰的一点。

“……”

这次下山本是为了带屠苏回去见师尊的,不过现在看来要节外生枝了。

孰为,胡为?

凶亦或吉,何妨亲身一试。

 

14.

阿翔最终在不知名的指引下,扑棱棱地落在翻云寨门外,毫不迟疑地低头啄起地上的一块五花肉。

仰头,吞下,回味。

理理毛。定格三秒。

然后身后才出现三个人的身影,汗流涔涔,虽然说不上狼狈,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屠苏,晴雪,欧阳少恭。

三人无一例外地瞪住还在咂嘴的阿翔。

阿翔一边咂一边一脸纯善地回瞪。

鸟在天上飞,人在地上追,看来也并不是那么愉快恣意的一件事情。

 

15.

方兰生在一生中仅有的几个噩梦里,也从没见到过这么个场面。

那时他正在和李二狗进行友好交流双边谈判。

“上次要不是我们,你早就在大牢里了!你现在还敢抓我!”

“闭嘴,我抓你们是出于好心啊。”

“你撒谎能撒得像一点吗?有少恭还用得着你?”

李二狗哼了一声:“就那个兔崽子?不可能!你们被采花……你们被下药了知道吗?”

方兰生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再说啊,你们这叫狗咬吕洞宾,我……”

“等等,你先解释一下采花那件事……”

“……那是口误。”

李二狗瞥了他一眼,下句还没想好,就被对面一声惊叫震得内伤:

“李二狗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姐的吗趣多……”

“快闭嘴吧你!”看他还要嚎,李二狗赶紧一只手捂上去,“多什么多,有本事你看我卸妆照?”

“呸。”

李二狗也不多理论,扔下一直在旁边展现出自杀倾向的小头目径直转身就走。

走的速度比来的时候快。

方兰生默默远目。

良久之后,忽然之间。

他对面牢门后的病人们的眼睛,开始蔓延上血丝了。

然后,连成一片不稳定的,嗜血的猩红。

 

16.

“翻云寨?”

屠苏喃喃,低下头端详了一下面前的漆红大门,又抬头确认。

“翻云寨”三个镀金的大字在额匾上泛着幽暗的光。

“怎么又是翻云寨?”

“或许李潘安,就是那个下药的蒙面人。”欧阳少恭接了下去。

晴雪不置可否,偏头道:“苏苏?”

屠苏沉默地看着那扇门,仿佛刚刚那两人所说他全没听到,仿佛他眼里只有那扇门,仿佛那扇门之后有夜中星光。

像很久以前的那夜,也像不久以前的那夜。

然后他侧过身,一脚踹开了翻云寨的大门。


评论(2)
热度(22)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