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音衣

总之无题一定会更完的。
目前在子博@Sleepyhead开逆转相关脑洞。

无题1

1.

屠苏不想回天墉城,他不想,非常不想。

一副不情愿的表情全写在木头脸上。

于是晴雪说:“苏苏,要不你跟大师兄说清楚吧。”

屠苏沉默。

欧阳少恭说:“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还有晴雪。”

屠苏呆呆地“嗯”了一声。

方兰生说:“你不回去正好,我跟陵越大哥回天墉城~!”

被屠苏反手就糊了一脸。

 

2.

近夜,屠苏回房,一推门便见陵越坐在桌旁出神。

墨黑的眸子里闪着烛光,却一片迷迷蒙蒙的。

“……师兄?”

“嗯?”陵越抬头,眼睛恢复了焦距,聚成几颗星,几颗星凝在一片夜空中看着他,就像那晚和晴雪看的天空一样。

“先…先睡吧。”

焚寂都不知道屠苏有多怕他又提起让自己回天墉城的事情。

 

3.

大师兄对这个提议倒没什么反对的意思,抬手就触上脑后小马尾上的紫色发带。

屠苏放好焚寂和剑鞘。

大师兄解开腰封,叠好了放一边。

屠苏站在五米开外的主床旁脱外衫,顺便把长发散开。

大师兄把淡紫色袍挂在衣架上,穿着件白色中衣开始整理被子。

屠苏一边捂眼睛一边脱靴子。

“晚安,屠苏。”

“晚安,师兄。”

然后各睡各床。

然后屠苏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喂阿翔。

 

4.

次日。药庐。

“晴雪,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

“都记住啦。苏苏现在应该正在后院,”晴雪捂嘴,“哦不,是江都。陵越大哥找不着的。放心吧~”

欧阳少恭点点头,能不能支开天墉城大弟子,就看今天这一场戏了。

一切准备就绪,门外也恰好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两人腹诽这也太按剧本走了,赶紧一个埋首捣药一个低头算账,表情要说明的意思很清楚:

发生了啥我什么都不知道。

——师兄你就准备好交通工具等着出远门吧。

廊中脚步渐进,门外黯影一闪。

谁知,着急忙慌跑进来的不是陵越。

是屠苏。


评论
热度(36)

© 鹿音衣 | Powered by LOFTER